目前分類:無盡迷宮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看到柴魚博物館起火太難過了,所以我決定要寫一下,之前去那邊玩耍的事

 

時間在我們大學生涯最頹廢的時期

眼精:難得現在有時間,要不要去環島?

黃爧:怎麼去?騎車?

灰羽:要去哪些景點?

黃爧:預算多少?

灰羽:大概要環多久?

黃爧:啊你不是還要實習?

眼精:對不起當我沒說......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的,總之我們透過電玩和盜墓筆記總算稍為有了共同話題!

因為去他家,他老媽都會準備過多的食物,所以之後我就會把灰羽一起帶過去,這樣問題就解決了嗎?並沒有!因為食物的份量也會倍數成長!!!

 

有一次他們在打格鬥遊戲時,我一個直接睡著,醒來後黃爧一練錯愕的看著我

「你幹嘛睡在桌子底下...?」(木質地板+大桌子)

「不用太驚訝,他有時就是會做出很怪的舉動~」灰羽如是說。

但其實我只是想睡的含蓄點(別人在決鬥,我直接睡著好像有點失禮),而且桌子下比較避光。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的,上一篇最後講到我跟灰灰提到黃爧這個王八蛋的事

 

在那之後,黃爧還是三不五時在販賣機前面跟我"巧遇"

(反正當下對人生已經夠絕望了,我並不在意再增加一個可能令我絕望的因子)

就在某一個禮拜六的英文輔導課結束後(沒錯,我們星期六還要上英檢的課),灰灰來學校找我去吃飯。

結果黃爧"剛好"出現在學校遊蕩...因為當下氛圍超級詭異,所以我就假借去洗手間暫時落跑了(抱歉...我很孬,我知道)

等我再回來的時候,就覺得這兩個人...嗯...有點相談甚歡的感覺(?),我完全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下禮拜就要考試了,但今天還是跟其他兩人出去打混摸魚

回去時,直接扛了一箱咖斯扣的白葡萄氣泡酒,邊喝邊打屁聊天。不知道為何說到以前國中發生的事,因為太不可思議了,所以我決定紀錄一下!!!

 

首先來說說,有關黃爧的事 (近期開始覺得"黃爧"這名自有點中二,正在考慮要不要幫他改暱稱......)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我想 真得是該這麼說吧

有一個地方,也許那裡不大,但一直以來都帶給我許多快樂的回憶

每天每天,都很幸福......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一篇黑文章,只是我想說說話而已

內容可能不適合所有人,請斟酌後在觀看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夜了白晝 春夏又秋冬
一天復一天 一周又一周都經過

誰在人群中總低著頭作夢

 

明明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卻被迫錯過

我,應該要恨誰?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9 Fri 2013 00:31
  • 終章

「我們都知道事情的結果會是如此,卻不願意面對,只是一直不斷騙自己,騙自己未來會有所不同。」

──────────────────────────────────

 

「咕嗚嗚嗚…嗚啊啊…」

很痛吧,你一定很痛吧,魂雨,面對這樣的結果,到頭來你還是只能自己躲起來哭泣,努力卻什麼也改變不了。

我知道現在不論說什麼,對你而言都只是無形之刃,一刀一刀畫在你的心上。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你來說,什麼事讓你最開心呢?」

「這樣,你就滿足了嗎?」

──────────────────────────────────

「魂雨…你在做什麼?」

 

あなたは赤い部屋が好きてすが?

 

熟悉的身影,不再熟悉的眼神,扭曲的笑容,以及…

滴落的腥紅

 

「嗚…嗯?剛剛那是,夢嗎?」房間裡安靜的夜晚,看來剛才所見的只是一場夢罷了。然而自己有多久沒有做過所謂的噩夢了?

「唉,還是去看看好了。」彧邪抓了抓自己的頭,起身離開房間。一路上他不斷回想剛才的夢境,荒唐卻真實。

 

打開門,沉靜的夜證明了擔心都是多餘的。

這冷氣大概只有20℃吧!看著面前這堆棉被山,彧邪腦中不停閃過要環保、北極熊很可憐、節約用電等字詞。

伸手算了算大約有5條棉被,3條厚的2條薄的,而他要找的正在這堆棉被下面。在用手稍微按了一下之後,接著整個人直接壓了上去,其實如果可以的話他還蠻想踹一腳試看看。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的房間收拾好了嗎?」彧邪在敲了敲門後逕自進了房間。

沒有回答但眼前所見之景已幫他剛才的問題做了簡單明瞭的回答。

堆滿雜七雜八物品的書櫃,與房間主人一樣高的書堆,玻璃魚缸、胸針、意義不明的白紙、抹布全部散落在地上,就連床鋪、椅子上也都被紙箱所佔據。

在這間如被核彈炸過的房間中,唯獨有一人影坐在其中、屹立不搖。

「都什麼時間了…喂!起床了!」彧邪嘆了口氣,小心地避開散佈於地上的雜物,用力推了人影一把。

「嗚啊!!我現在馬上收!!馬上收乾淨!...呀啊!」伴隨著驚醒,書籍、雜物劈頭倒下。

真是一場混亂。

「你剛剛睡著了是吧?好了快點起來收東西,在下午3點前沒收好的話,你會被業龍殺死的!都叫她回來幫你搬房間了…」彧邪無奈地看著周圍嘀咕著。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在安慰別人的時候大道理搬出一堆 可當自己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卻做不到

我承認我現在的確還是這副德性

 

真正的我死了在過去~~」

 

老實說,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聽到這句話的說

當下我以為自己在跟三年前的自己說話

人生的確是無法像遊戲一樣重新載入

但卻可以重新創角、買新skin、開分身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會有人,完全不問事情的起因緣由,就自顧自的站到看上去比較弱勢的那一方去。

原來那些整天都把善良掛在嘴邊的人,和善良兩個字實在沒什麼關係。他們有些是希望世界上有越來越多的不懂得反抗和據理力爭的人,這樣,在他們想要不講道理佔便宜的時候,就會越發順遂。

另外一些,是想表達自己有多麼深邃的思想和多麼柔軟的心靈一一反正被傷害的也不是他們。當然還有一些,則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獨立思考的能力。他們選擇善良,只是因為做一個「善良」的人,要比做一個「講道理」的人輕鬆。你看,你只要站在看上去可憐的那一邊就好了。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30 Tue 2012 22:03
  • 乾涸

想吶喊的話很多,流出來的淚卻只有一點點...

我知道,我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厲害

我也知道,其實我很沒用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0 Mon 2012 23:46
  • Words

「月瞳...喏,喝這個吧,你會比較舒服一點的。」灰羽來到我的身邊

氣泡,淡淡的苦澀,酒精...

"灰羽,我想見她...我好想見她...即使只是一面也好...想再聽聽她的聲音,我們...還有很多事還沒一起完成啊..."

為什麼?明明說好不再哭了。

Anywhere you are, I am near
Anywhere you go, I'll be there
Anytime you whisper my name, you'll see
How every single promise I keep
Cuz what kind of guy would I be
If I was to leave when you need me most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個人與作者的見解,內文恐造成精神或情緒上的負面】-轉自FB
※不良示範請勿模仿※

 

526582_455159607850361_838541281_n

自殺、自殘是一種滿足自我的手段,不管是享受瞬間的致命還是麻痺般的痛處都能讓人感受到精神上的高潮,前提是這些人有著極激烈的『精神異常』才有此境界。

或許是寂寞、或許是自卑才使的自己下手"殺害"名為"我"的人,達成的人叫做自殺,未達成的叫做自殘。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人間失格,即失去當人的資格。


今天幾乎花了一整天來看《人間失格》,並不是因為他特別厚,而是因為我花了些時間做其他的事和思考。

灰羽大該花了兩個小時吧,他看得很平靜。

而黃爧只花了半小時、甚至是20分鐘...

 

 4436301306740647

文章標籤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夜....?
嗚..這裡是哪?
「醒了嗎?月瞳,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2 Mon 2011 21:59
  • 整肅

「嗚..嗚...這.這裡是哪裡....」在一片漆黑的空間裡,月瞳張開了雙眼疲憊地看了看四周。黑,無盡的漆黑,但在這一片漆黑中卻能清楚地看見東西,彷彿是站著,但又感覺像是躺著,方向、感覺....全都失去了平衡。

月瞳疑惑了一下,正打算弄清楚一切時,卻發現身體怎麼也動不了,四肢就這樣被看似木樁的東西緊緊地釘住。

「!!!!!!!!!!!!」

「醒了嗎?月瞳,好了好了你別緊張,別隨便亂動會受傷的......喂喂!!!那是我弄得啦!!!你放心沒事的。」彧邪輕輕地趴在月瞳的胸口上,聽著那充滿不安與驚恐的心音,用如溫水般的聲音安撫著身下受的驚嚇的貓兒。直到感覺月瞳不再恐慌後,彧邪才起身理了理衣襟坐在月瞳身旁。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