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克蘇魯神話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家好~我是眼精,最近發生很多事情,多到開始讓人反思自己的人生(?)

為了處理這種狀況,所以我開始看克蘇魯神話。

灰羽:為什麼啊!!!!!?

然後看完後...我覺得的我的中二病加重了...( ˘•ω•˘ )

 

克蘇魯神話中有一個名為哈斯塔的"舊日支配者"

相信有玩過神魔的人應該都不陌生~(全盤轉強化符石)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許勒斯(面對哈斯塔):我將一切都交給你了。

哈斯塔:包括你的生命?

許勒斯:是的。

哈斯塔:你已經被我侵蝕了心智。

(短歌)

哈斯塔:在蒼茫的哈里湖的另一方,城中的人們幸福著。就像不會飛的雛鳥們啊,很容易就被狂風暴雨扼殺。他們感嘆著自己的無能,他們尋找著他們的缺陷,他們將一切歸罪於不該出現的知識。他們封殺了最原始的歡樂,並且將人造的一切罪歸於它。他們永遠不知道,暴力和放縱,才是扼殺秩序的東西。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斯塔:比眼淚還要憂傷的歌謠,追溯春風的溫暖。

許勒斯:在瞬間的永恆之中……

哈斯塔:瞬間就是永恆,世界已經凌亂。夢的巔峰,星河旋轉,阿撒托斯的冥想,在這狂風驟雨之夜。冰封雪飄,覆蓋繁華,伊塔庫亞的身影漫步雲端。夢幻破碎,順逆從容,我就送你去唯一之門,那是宇宙盡頭。

(卡爾克薩開始下雪,颶風如同瘋狂的蟒蛇,在卡爾克薩之中流竄)

許勒斯:你——做了什麼?

哈斯塔:我只是做了讓我高興的事情。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斯塔:如果不是被剖開,人的身體之中就是狹窄的黑暗。所以你要遵循你自己的心靈,聆聽它在黑暗中發出的呼喚。

許勒斯:肉眼看到的宇宙,的確是黑暗艱險。然而我們的肉眼,看到的是否真相?我們歌頌了兵戈殺伐,對於繁衍,我們閉口不談。

哈斯塔:我如你所願,做你們所歌頌的事情​​。如果你們閉口不談某件事,我也能夠將它從人群之中抹殺。不是意識形態,而是身體機能。

許勒斯:邪神的行事方式果然不可名狀。

哈斯塔:我只是順應了你們的喜好,如果元老院認為某件事是邪惡和污穢的,那我就徹底抹殺牠,從你們的意識裡,從你們的身體之中。這樣,你可願意?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憲兵隊看到了三婦女和正在同她們對峙的許勒斯)

拉馬克斯:機會來了,快,把你們的弓箭搭在弦上,如果你們遲慢哪怕一步的話,我們的機會就沒有了,屆時我會向元老院禀告,讓正義公平的公民們將你們的腮骨用鐵鉤鑿穿,並且像是曬魚乾一樣,曬在半空。

憲兵乙:哇,我想說一句髒話。

憲兵甲:我可以說髒話嗎?

憲兵乙:我已經說了。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斯塔:所以你感受到生命的意義與存在的意義?

許勒斯:人的存在僅僅是為了將血脈傳承,這一點,所有的生物都會……然而人卻還要將如何傳承血脈的方法傳遞下去。所以就有了文學和數學。

哈斯塔:真是灰心喪氣的話。

許勒斯:是的,如果以這個觀點來生存的話……恐怕快樂與悲傷都會失去意義。也許……也許我們不能敘寫性。我們也不能描述快樂。所謂的快樂,僅僅是血脈深處的存在對於繁衍行為以及生存的一種肯定。我(灰心喪氣,垂頭),我依然是個生物,無法擺脫生物的本性,因為我知道死後的世界會一無所有,所以我會及時行樂,和你。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斯塔取下面具,舞台光線轉暗,僅能看到哈斯塔的真容,片刻之後光線轉為明亮。許勒斯以理智完全燃燒殆盡的目光注視著哈斯塔,刀與盾牌滑落在地)

  許勒斯:真寂靜啊。

卡西爾達(撲倒在地,瘋狂地尖叫):不!不!這是什麼?多不可名狀的,令人恐懼的東西?東西? !求求!求您!陛下!您饒恕我們吧!

卡米拉(歇斯底里地尖叫):啊——!

露達:不!不!不!別過來!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露達(狂怒):你竟然敢這樣說!難道你不是卡爾克薩城的公民嗎?難道你沒有享受過卡爾克薩城的公民權?沒有在神聖的公民決議上投過票嗎?難道卡爾克薩的守護神沒有在出城的時候保護過你,使得你不被敵人殺害嗎?卡爾克薩給了你生命,尊嚴,你卻不愛它?如果卡爾克薩不強大,你如何苟活於世?我們身為卡爾克薩的公民,就理所應當地為卡爾克薩獻出自己的生命。

哈斯塔:呵……精彩絕倫的辯論就要開始了,也許可能會由文鬥變成武鬥那(轉向舞台)。尊敬的觀眾們!各位如果走開,就錯過了後來的精彩情節,然而不走開呢?他們的辯論又讓人昏昏欲睡,辯論的內容極為無聊,與其觀摩,不如獨舞。

普利阿普斯:我是個角斗學校的奴隸,沒有資格在公民決議上投票。我出城的時候,保護我的是我的短劍。卡爾克薩城沒有殺我,我真應該感恩戴德,也許下一刻我就會死在角斗場上。如果卡爾克薩城不強大,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露達:我一定要懲治你,懲治你們,兩個無恥的叛徒,許勒斯為了一己私利而大肆撰寫淫惡無恥,不堪入目的文章,而你,你竟然沒有做到奴隸的本分,你帶著犯了罪的劇作家逃走!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斯塔站在三婦女身前,長長的影子在地上扭曲成各種各樣駭人的形狀,告密婦女卡米拉眼睜睜地看著哈斯塔的影子,發出理智幾乎喪失殆盡的慘叫)

卡米拉:沒面具!沒面具!

卡西爾達(恐懼地):他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露達:難道他是一個被邪惡的劇作家們召喚過來的怪獸?啊,不,不,我現在什麼都不想了,我也不想做婦女審查團的團員,我也不想要那十個塞斯太爾司,我只想要做一個賢妻,生許多許多孩子,做母親。

哈斯塔:我只放走一個人,你們看著辦吧。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是因為普利阿普斯的聲音太大,哈斯塔的妖術開始失效)

許勒斯(視若無睹地):我還記得在夕陽的照耀下,整座城市----那些高聳的山牆,那些有著潔白大理石圓柱和精美的雕刻的廟宇,那些金色底座的噴泉在芬芳的花園之中噴出泉水,煥發著棱彩的閃光。優美而碧翠的樹木,繁花錦簇的花園和整齊的住宅。在閃光,潔淨,闊大的高天之下,人們勞動,創造,繁衍生息……一切都是如此自然。我記得我牽著一個姑娘的手,走過鵝卵石和六邊形大理石鋪設的街道。我到她的家裡去,她要我將我們的故事寫下來。那不僅僅是歡愛,歡樂,愉悅,笑容,也有一連串的痛苦,悲傷,哭泣和戀戀不捨。然而現在我無法寫下這些,我的筆和我的思想一起被封閉在黑暗和苦惱之中,永世無法逃離。

普利阿普斯:我們要等到那一天!我們要等到逃離的那一天!

許勒斯:可是我們……似乎等不到了。我們不知道這種時光何時才能結束,我們也不知道,之後的日子會如何進行下去,也許我們的存在,連歷史的長河之中的一粒沙礫都無法相比。我們勢單力孤……如何抵禦強大的元老院?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個婦女評審團的專司告密和審查的婦女上場,卡米拉走在最前方,卡西爾達走在中間,年紀最小的露達跟在兩個姐妹後方,三人都打扮成卡爾克薩女獵神的樣子,手持弓箭)

卡米拉:那個可惡的許勒斯跑到哪裡去了?

卡西爾達:一定是他的狐朋狗黨,救走了他。

卡米拉:在偉大的劇作家德莫克勒斯伏法之後,就再也沒有敢於反抗市議會和婦女評審團的劇作家了!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個。

露達:德莫克勒斯供述了一大群劇作家,我們辛辛苦苦翻閱了他們寫的劇本,收穫真的不少。哎呀,別看這些劇作家,詩人,學者平日一派君子風度,私底下行事卻是淫惡不堪。

卡米拉:姐妹們!他們的性命就掌握在我們的手裡,難道不值得我們高興嗎?姐妹們!行動起來!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火光漸亮,照耀著哈斯塔和拜亞基巨蜂們)

哈斯塔:我們一起哼唱一支阿撒托斯的混沌曲調,暫時不要想這些事情了。

歌隊:阿撒托斯,混沌與無序,我們讚美您的純真,自然,混亂以及邪惡,我們讚頌您的血液,因為自然的本質就是鮮血淋漓,在陰暗之星與奇妙之月上升天頂之際,我們正在展開饕餮的饗宴,看,深紅色的血液正從蒼白腫脹的月亮下方墜落。

哈斯塔:伙計們,有兩個注定悲劇的人來了……

歌隊員甲:小主,我們應該做什麼?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刻劃出人類精神所無法承受之悚然美感,將讀者衣步步逼向瘋狂與毀滅的禁忌劇本

 s2_5479ea26022cd.jpg    「黃衣之王」

   黃之印.jpg       「黃之印」

 

"此刻,我聽到了他的聲音,那聲音徐徐響起,漸漸膨脹,直至如同雷鳴般轟響,越過耀眼的光芒。當我倒下時,那光芒變得愈來愈明亮,猶如一波波火焰般衝擊著我的身體。然後我沈向深淵,聆聽黃衣之王在對我的靈魂喃喃低語……”           -- 羅伯特·W·錢伯斯,《大龍之庭》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