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月瞳,月瞳,你在下面嗎?」在夜深人靜的夜晚,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硬生生地打斷了我的思緒。

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離開電腦桌,轉身便看到一隻手垂下來在面前晃阿晃的.....

「灰音?怎麼了,你還沒睡嗎?」握了握那隻手,我走到階梯邊抬頭望著灰音。

「恩恩,我已經睡很多了,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啊!我可以下去嗎?可以嗎?可以嗎?求你~~~」不等我回答,灰音已經自己慢慢地爬下階梯。

「喂......我說你啊..小心!!!」我的床是那種類似上下舖的,床旁的梯子有時連我自己爬也都覺得有些危險,這時看著灰音奮力爬梯子實在是讓我捏了一把冷汗....

@@@@@@@@@@@@@@@@@@@@@@@@@@@@@@@@@@@@@@@@@@@@@@@@@@@@@@@@@@@@@@@@@@@@@@@@@

怎麼了嗎?突然跑下來的。」我將隔壁床室友的椅子拉過來讓灰音坐下。

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興奮地東張西望。我轉身打開電腦,隨著傳來的音樂我再度跌入自己的思緒中

「月瞳...這是什麼歌?它的旋律聽起來好悲傷喔~」灰音湊了過來,開始用手模電腦螢幕。

「手不可以摸螢幕!!!」

「!!!!對不起.....」

我伸手摸了摸灰音的灰色髮絲

「灰音,你覺得...『惡』是什麼?」

「嗯?我嗎...我覺得,『惡』應該是壞的意思吧...惡人就是壞人,善人就是好人,哥哥是這樣告訴我的...月瞳...月瞳?你怎麼了?」

「如果,什麼事都要分對錯,那必定有一方會成為壞人...有沒有辦法讓兩方都不是壞人?」我摟著灰音,小聲地問著。

只是...聲音,似乎不是自己的。


「放心吧,一定沒問題的,時間很厲害!一切都會沒事的。」灰音轉過頭,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

「其實你應該不太懂我想表達什麼吧...沒關係,不懂是正常的......謝謝你。」

「月瞳,雖然我不懂發生了什麼事....」

「但我懂你的心,因為我是灰音啊,就算真的其他人都變成了壞人,月瞳永遠是灰音心中最好的人喔~~~嗯...對!」

灰音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遠遠看起來他應該很像是隻超大的無尾熊吧~~

「你啊...不懂就別裝懂,這些事對你來說還太複雜了。盡是說些有的沒的...」我捏著他的臉頰,淡淡的笑了。

「因欸夜投一彎梯威依這盎多....啊啊!襖動!」............

灰音揉著發紅的臉頰,對我伸出了手。

「月瞳...天黑了,我們一起去睡覺好嗎?」

「嗯.....」

灰音的手,軟軟的,熱熱的。

@@@@@@@@@@@@@@@@@@@@@@@@@@@@@@@@@@@@@@@@@@@@@@@@@@@@@@@

難道...

非得要等到錯過

一切都無法回頭時

才來後悔當時的固執與幼稚?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