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真是累死我了。」扔下沉重的書包,我看著灰音、灰羽和馨透。

「歡迎回來。」灰羽將桌上的水瓶遞給我,「衣服已經晾好了。」

「月瞳~~灰音和小透也有幫忙晾喔~~」灰音把月露塞給馨透,接著又是一如往常地擁抱。

「灰音....這要放哪哩?啊啊...月瞳你回來了。」馨透拿著月露一臉不知所措地說。

 

這是怎麼了?今天居然會三個人一起跑下來!我望著梯子不由自主地為他們沒有摔下來感到慶幸......

@@@@@@@@@@@@@@@@@@@@@@@@@@@@@@@@@@@@@@@@@@@@@@@@「怎麼樣,你今天看了什麼網頁啊?」我站在灰音的身後跟他一起看著電腦。

「月瞳,你相信星座解析嗎?」灰音將游標移到天秤座的區塊上。

「老實說我不相信,對我而言那只是參考用罷了。灰音,你去跟你哥哥一起坐,小透你坐我這邊。」

「那..你覺得究竟是星座解析左右了個性,還是個性創造出了星座解析?」灰音轉頭看著我問道。

「我想...一開始應該是個性創造出了星座解析吧,接著其他人看了那個解析之後,就像受到了暗示一樣,也會逐漸改變自己去符合解析。」


如果星座這玩意準的話,那豈不是會有幾十億的人個性一樣了~~~

「灰羽哥哥是什麼星座?」馨透問道。

「天秤座,就跟月瞳一樣......不過,看來星座真的不準啊。」灰羽看著解析笑著說。

「上頭第一段說:『天秤座的人心地善良有古道熱腸和仁愛之心富同情心,
而看重感情處事力求公正與中庸不願偏激誠實溫和,
是個理想主義者生性浪漫有自我犧牲的傾向,
個性堅強聰明進取具有靈活而好質問的腦子常有非凡的構想
』」

「見鬼!!我說你們覺得我有心地善良、誠實溫和生性浪漫嗎??」

「有有有~~~小透你說月瞳對我們最好了~~對不對~~」灰音拉著馨透的手開心地在一旁轉圈圈說。

「嗯.....」馨透輕輕地點了頭。

「我說小透,你為什麼要臉紅....」

「因為她的血液循環比別人好啊。」灰羽繼續看著電腦,語中帶著笑意。

@@@@@@@@@@@@@@@@@@@@@@@@@@@@@@@@@@@@@@@@@@@@@@@@@@@@@@@@@@@@@@@@@@@@@@@@@@@@

「『天秤很容易受傷、很容易自卑、很容易滿足、很容易流淚。

但是很難走出悲傷、很難忘記一個人、很難背叛友情和、很難有心機、很難拒絕、很難對得起自己。
天秤寧願犧牲自己的利益都會保全他人的利益。』」

「我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天秤座=犧牲奉獻....」我漫不經心地說。

「月瞳為了別人犧牲自己...嗯..哥哥,你怎麼都沒有犧牲奉獻!!」

「怎麼沒有!!我不是每天都犧牲自己的點心,把它奉獻給你嗎~~」灰羽把灰音拉過來,用力地搓著他的頭。

「嗚哇哇!!哥哥,頭髮要亂掉了啦!!」

 

「『天秤有時候心裡會莫名的難受,不知為什麼有時候同周圍的人說說笑笑,卻覺得異常寂寞和孤獨,
靜靜的看著窗外會覺得自己是個容易被遺忘的人。

有時候,冷眼看著身邊的人吵吵鬧鬧。
有時候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很假很虛偽真想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別以為善於交際的天秤擁有非常好的脾氣那就大錯特錯了。
如果他從來沒有對一個人大發脾氣,
那麼只能說明一點他沒有把這個人當作真正的朋友,
證明此人還沒有真正的走進他的內心深處,至少尚還有一絲距離。
一般天秤座的人在自己十分親近的人面前都會比較放鬆,但也容易發脾氣。』」

「我們...直接跳過這段吧...」

「那你是承認囉?」灰羽問

「我不承認,但也不否認....這麼說吧,有時就是因為有血有淚,所以才選擇冷眼旁觀。」我淡淡地說。

「OK,我了解。」

「蛤???什麼什麼??你們在說什麼,聽不懂啦!!!」灰音拉著馨透的手大聲抗議著。

@@@@@@@@@@@@@@@@@@@@@@@@@@@@@@@@@@@@@@@@@@@@@@@@@

「『天秤給人的感覺永遠是氣質優雅,好像不會生氣總是很溫和的態度對誰都很好的。
其實私底下也只會在很親近的人面前表現出懶散的無理取鬧的樣子。

秤子都是比較理性的,很少會感情用事,如果給她一點時間那絕對的會很乾脆利落。

天秤座的人心中總是放著一桿平衡的秤,不喜歡平靜的生活突然被打破有著協調愛好和平的性格。』」

「呵呵~~love and peace嗎?」我微微扯動嘴角。

準的話,我馬上去跳樓!!

「月瞳的大絕招,快刀斬亂麻!!!!啊答答答--------」灰音跳了起來,手刀在空中不停揮來揮去

扣!

在床旁梯子發出一個響聲之後,隨即而來的是灰音宏亮的哭聲!!

「哇啊啊啊啊啊------------!!!好痛喔!!!嗚嗚...」

「實在是厚...過來我看看。」我拉起他的手看著發紅的地方。


「灰羽哥哥,這個分析也是在說你嗎?」馨透走到灰羽的身邊問道。

「嗯...這個嘛,雖然我們都是秤子,但月瞳比較接近電子秤,而我,應該比較算是砝碼秤吧。」

「...嗚..什麼意思?」

「下次再告訴你吧。」灰羽輕輕按了下馨透的頭,意味深遠地笑了。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