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這.這裡是哪裡....」在一片漆黑的空間裡,月瞳張開了雙眼疲憊地看了看四周。黑,無盡的漆黑,但在這一片漆黑中卻能清楚地看見東西,彷彿是站著,但又感覺像是躺著,方向、感覺....全都失去了平衡。

月瞳疑惑了一下,正打算弄清楚一切時,卻發現身體怎麼也動不了,四肢就這樣被看似木樁的東西緊緊地釘住。

「!!!!!!!!!!!!」

「醒了嗎?月瞳,好了好了你別緊張,別隨便亂動會受傷的......喂喂!!!那是我弄得啦!!!你放心沒事的。」彧邪輕輕地趴在月瞳的胸口上,聽著那充滿不安與驚恐的心音,用如溫水般的聲音安撫著身下受的驚嚇的貓兒。直到感覺月瞳不再恐慌後,彧邪才起身理了理衣襟坐在月瞳身旁。

「為什麼....」月瞳茫然地看著彧邪。

「這個嘛...你還記得嗎?『神武』的事情啊,原本是不想干預的......不,應該說站在我的立場並不應該去干預,但是....」彧邪低下頭,輕輕在月瞳耳邊笑著說。

「太過火....已經到會破壞平衡的程度了,所以才會決定小小的插手一下。」聲音依舊輕柔,但卻變得低沉。

「......彧邪」

「好了好了,該去看一下情況了。月瞳,你就乖乖在這休息,順便讓自己平靜下來吧。」彧邪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月瞳身上,順手偷偷捏了下他的臉頰。

「喔..喔可是,為什麼要把我釘在這裡?你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嗎?」月瞳轉過頭,望著彧邪。

就在那一瞬間,彧邪從月瞳的瞳孔看見了淡淡的藍光。

 

「你說這些東西嗎?它們只是用來壓制用的而已,壓制你的力量。對不起...,因為這次你絕對不能插手,所以呢,忍耐一下好嗎?之後我會買很多牛奶給你的。」彧邪輕輕摸著月瞳的頭。

「而且啊,我可沒說要丟你一個人在這,為了怕你在這無聊所以我讓米古他們來陪你了.....」

彧邪語音未落,一顆如排球大、圓滾滾的生物突然擠到月瞳面前。

「咪咕咪咕~~~你好~咪咕~~」

「嘟嘟嘟~~嘟嘟~~」

一隻、兩隻、三隻......月瞳環顧了下四周,看見約十來隻的米古族在他周圍跳來跳去。

「這樣就不寂寞了吧,好!我先走了啦!!!」彧邪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後轉身離去。

「彧邪!!!!」

「嗯?」彧邪轉過頭。

「你會...殺了他們嗎?」

輕輕地笑了一下,接著身影便隱沒在黑暗之中。

@@@@@@@@@@@@@@@@@@@@@@@@@@@@@@@@@@@@@@@@@@@@@@@@@@@@@@@@@

「怎麼樣~~要全部『淨空』?」

「不,這不是月瞳所希望的。」

「嘖,你還真寵他啊,彧邪。」

「哎呀,做哥哥的疼弟弟是正常的吧!而且你不也是一樣嗎......業龍?畢竟姐姐也是很疼弟弟的。」

「哼,真無聊!」

「哥哥會完成弟弟的願望的......合理的情況下」

 

『整肅』開始......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