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軟弱,那麼有一天,我會變得想吶喊時卻吶喊不出來。

 

「月瞳...這樣好嗎?我真的真的覺得你這樣做不太妥當。」我轉過頭望了灰羽一眼,那漆黑而深邃的眸子中閃爍著不安。

「嗯,這樣子沒關係的。畢竟早就已經習以為常,更何況我也不想再這麼辛苦了。呵呵.」

「......我討厭這樣子的月瞳。」

第一次,灰羽表現出如此不安、難過的神情。

第一次,灰羽表現得如此脆弱。

你為何要害怕呢?就像是隻受到驚嚇的狐松鼠一般。

 

「放心吧,沒事的,不會有什麼改變的。我在這......」我摟著灰羽,感受,輕微地顫抖。

「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為什麼?」

下雨了,雨,是鹹的。

 

我好怕...自己會變得像其他人一樣行屍走肉...所以,我害怕地哭了...

 

「開端。灰羽,我一直想知道一切得開端究竟是什麼。為何一切都事與願違?為何最後都走向了同樣的結果?你知道嗎,走到現在我早已遍體麟傷!一個人心理的寬度是否與身高成正比?這樣身材矮小的我,用膚淺的眼光觀看這世界,陷入不斷的輪迴,很痛...很累...但也終於,我找到了癥結點。」

「是什麼?」

「就像不是因為餓而去吃東西一樣,我不是因為喜歡才去愛一個人。不過只是,看到別人有自己也想要罷了。而這樣子我是不可能真正去喜歡什麼,或喜歡上誰的....吶,如果現在有兩顆藥丸而其中一顆含有劇毒,那麼要多少錢你才會願意用你的性命賭一吧?一千億?一兆?......我的價值到底是什麼?我會做什麼?我能夠做什麼?.....不知道....」

「你喜歡我嗎?」

「......喜歡......」抬頭,那一抹溫暖的微笑。

「0元,更準確的說法是無價,就只因為你在乎我。你在,我就在。月瞳,我會變強的。所以,喪氣話就對我說吧!不論幾次我都會拉著你的手,站起來繼續走下去。我們會一起長大,一起變老。難過得時候就哭吧!沒什麼好丟臉的。

 

一切開始模糊,我無法再看清除你的容貌。

雨,依舊落下。

就算我對著全世界吶喊,也沒有「人」聽得到。

我獨自唱著歌

而「你」卻聽見了,像回音般回應我。

 

是一個人│人個一是不

 

未來,誰知道.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