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距離,總是存在於他們兩個之間。


那爾特總是與藜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但那並不是指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

那段距離似乎只出現於兩人相處的場合,當那爾特站立時,藜總是坐著;但當他坐下時,藜便會躺著


「大家總說要站得高,才會看得遠。但又如何呢?我就是喜歡從這角度看著你那副蠢樣。」藜常常這麼說

「但這樣我實在覺得有些怪不好意思的,而且與別人平視不是比較輕鬆嗎?」

「才不會呢,但如果你不建議的話我倒希望你能夠偶爾探下頭來呢!當然~如果你願意稍微蹲下就更好了~」他抬頭說


並沒有變....


「怎麼樣,很痛吧!痛到都流淚了!」藜嘲諷地說

「才沒有...是進了沙子!!」還是會痛呢,即使都以承受過數十遍了

「明明沒什麼戰力,幹嘛還要站在前線?」藜像往常一樣躺在他身邊

「呵呵,以守為攻就是我的戰力。而且我必須保護派諾亞它們....」

「哼!頑石!」藜用手中的撒菱刺了下那爾特

「好痛!你做什麼!!」

「從今以後換我站前線,你給我退去後排。」

「什麼?怎麼可以!那你....」


那你受傷時我就無法保護你了....


「怕什麼,沒聽過樹大才會招風嗎?不會有人注意到我的,還是說...你不相信我嗎?」

藜將手中的撒菱拋出,散落一地的陷阱在陽光下映出駭人的冷光。

 

「手無寸鐵的你依舊固執呢,那麼就讓我成為你的刃,除去想傷害你的人,那些無法通過荊棘之路的傢伙是沒有資格來到我們面前的」

「我,想要仰望著你,高處的事物由你替我看清,就夠了」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