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太忙碌PO不了遊戲文(絕對不是因為我在打GAME!!!)

所以煩悶的時候試著拿點都市傳說嚇嚇自己...

灰羽:= =...貌似友人昨天看都市傳說看到凌晨兩點啊。

月瞳:咦?哦...那都是幻覺,你看錯了!!

 

都市傳說:

又稱現代傳說、都市傳說、都市怪談、當代傳說,是一種民間故事、傳說(流言)或傳奇。由被傳播者認為是真實的故事所組成,這個詞語經常被用來表述一個「不足憑信」的故事。像部分的民間故事一樣,都市傳說的內容未必都是不真實的,但它們經常會被曲解、誇大,有時其中某些流言也會成為一種偽科學。

文章來源

 

事後補述:好可怕!!超可怕的啦!!我到底為什麼要看這東西....

灰羽:活該= =

我要維持此處的輕鬆歡樂...我要去玩遊戲...(抖~~)

原文裡面是含有圖片的,可是因為連我都會被嚇倒所以就算了QAQ

(一)勿忘我

平凡的上班族松本,有著一位相戀多年的女友。這天,兩人踏青來到風景秀麗的海邊,不巧一陣大風吹來,女友的帽子被風吹向海岸的一角。正當她追逐著飛走的帽子時,卻險些

失足滑落摔落懸崖!所幸松本的手及時拉住女友。當他準備救起女友時,松本的腦海卻閃過困擾他多日的問題。公司中的董事有意將女兒嫁給他,如此一來前途就無可限量。但他

卻已經有了女朋友,想到此處,松本漸漸將緊握住女友的右手鬆開……

事發後,警方以意外結案。松本也如預期與董事之女結婚,一年後兩人可愛的女兒誕生了,沉浸於幸福中的松本,漸漸地將此件「意外」給淡忘。數年後,松本一家三口趁著假日

出遊,回程時就讀幼稚園的女兒直喊著肚子不舒服,松本只好將車暫停於路邊,帶著女兒到離車道不遠解決。可是女兒卻自顧自一直往遠處走去,隨著女兒的腳步向前走,松本越

發覺得場景是如此熟悉,不久他驚覺此處是多年前女友墜崖的海邊。更巧的是,今天就是女友墜崖的「紀念日」。

正當松本抬頭想喚回女兒時,卻發現女兒正背對著他,緩緩地以死去女友跟女兒的聲音交疊地對松本說:「這次,你還敢不敢放手?」

 

(二)討人厭的電話

有位女孩一直為惡作劇電話所煩惱。惡作劇的方法就是所謂的無聲電話。女性終於受不了,向警方報了案。就像平常一樣,無顯示號碼的來電又響了起來。「喂、喂。」她接起電

話,電話跟平時一樣沉默著。因為已經報了案,所以女孩變的比平常稍微有膽量。「你誰啊你?給我放尊重一點!」女孩堅決的說完並掛掉電話。

此時警察打電話到女孩的手機。

「喂、喂,電話撥出的地方查到了嗎?」

「…是的,已經查到了!」警察的口氣似乎很慌張。

「那麼,是從哪邊撥出的呢?」

 女孩得到一個可怕的答覆。

「電話是從妳家二樓撥出的,請快點離開家裡,快逃啊

「咚、咚、咚……」女孩家中天花板上方突然傳來急促的跑步聲。

 緊接著跑步聲之後,便是有什麼東西很快下樓梯的聲音。女孩的視線從天花板慢慢地轉移到她家的大門。過沒多久,警察耳邊的傳聲筒就傳來破門聲與女孩的慘叫聲。

 

(三)猜謎遊戲

有一個相當敬業的單身上班族,姑且叫他A君好了。他每天總是加班加到很晚才下班。某日,就在開車回家的半路上,突然下起了一陣大雨。A君聽著沉悶的雨聲覺得有些昏昏欲睡,就順手打開了收音機,想要聽音樂來振奮精神。

奇怪的是,那些常收聽的電台全都收不到訊號,A君轉了又轉,收音機裡只傳來陣陣吵雜的滋滋聲。就在男子想要放棄之際,收音機突然安靜了下來。接著,傳來一個低沉到分不清是男是女的聲音對他說:「深夜的問答節目!你準備好回答了嗎?」

A君聽了笑了起來,「哈哈,原來還有這種節目,快問吧。」

彷彿是回應他一樣,那聲音問了,「第一個問題,現在,坐在你背後的人是誰?」

A君嚇了一跳,視線不自覺地慢慢飄向後視鏡。他立刻發現車子的後座,一個慘白的影子正回望著他。大驚之下,A君的轎車失速撞上山壁,在開始起火的車子裡陷入昏迷。

收音機裡,那個聲音又出現了:「第二個問題:現在,你死了嗎?」

 

(四)跳繩的女人

武藤信二是一個愛喝酒的男子,他獨自住在一棟公寓的六樓,整天非得在外面喝的醉醺醺才肯回家。某天晚上,武藤信二又喝到大半夜,才回到公寓。當武藤信二走到四樓時,他聽到五樓的平臺上有人在跳繩的聲音。他感到很奇怪,這麽晚了,怎麽還有人在跳繩?

武藤信二走到五樓的平臺一看,發現一個女人一邊跳繩還一邊數著:「98、98、98、98…」那個跳繩的女人穿著一件紅色的衣服,打扮的很妖艶,不過卻只露出半邊臉。

深夜跳繩已經夠奇怪了,更奇怪的是,她爲什麽只數98?他越想越好奇,色心一起,便上前去問:「小姐,這麼晚了,你爲什麽還在這裡跳繩?」

那個女人停止了跳繩,然後露出半邊的臉說:「你把頭靠過來一點我就告訴你。」武藤信二把頭靠過去了一點。他又問:「爲什麽你跳繩只數98呢?」

那個女人說:「你在把頭靠過來一點我就告訴你。」於是,武藤信二又把頭靠了過去,一直靠到那個女人的懷裏。突然!那個女人把另外半邊臉轉過來,却什麽也沒有!沒有肉,沒有骨頭,也沒有皮膚。

接著他看見女人側邊站有一整排的男子,他們跟那個女人一起跳繩,同樣重覆數著,「98、98、98…」

武藤信二大叫一聲,就被那紅衣女子給抓了過去。

半個月後,公寓搬來另外一個男生,某天晚上他同樣喝的醉醺醺地,朦朦朧朧之間,他在五樓平臺看見有一紅衣女子在跳繩,嘴裏數著:「99、99、99…」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