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來說,什麼事讓你最開心呢?」

「這樣,你就滿足了嗎?」

──────────────────────────────────

「魂雨…你在做什麼?」

 

あなたは赤い部屋が好きてすが?

 

熟悉的身影,不再熟悉的眼神,扭曲的笑容,以及…

滴落的腥紅

 

「嗚…嗯?剛剛那是,夢嗎?」房間裡安靜的夜晚,看來剛才所見的只是一場夢罷了。然而自己有多久沒有做過所謂的噩夢了?

「唉,還是去看看好了。」彧邪抓了抓自己的頭,起身離開房間。一路上他不斷回想剛才的夢境,荒唐卻真實。

 

打開門,沉靜的夜證明了擔心都是多餘的。

這冷氣大概只有20℃吧!看著面前這堆棉被山,彧邪腦中不停閃過要環保、北極熊很可憐、節約用電等字詞。

伸手算了算大約有5條棉被,3條厚的2條薄的,而他要找的正在這堆棉被下面。在用手稍微按了一下之後,接著整個人直接壓了上去,其實如果可以的話他還蠻想踹一腳試看看。

 

「嗚啊啊啊!是誰!」熟悉的慘叫聲,彧邪起身看著面前的棉被山里伸出一隻手,接著慢慢探出一顆頭。

一臉哀怨。

「你不覺得你的房間環境太奢侈了嗎?北極熊都要哭了。」

「因為這樣的環境最適合我生長…」乾燥、涼爽,這樣很好啊。

「那你為什麼要蓋這麼多棉被?」

「不蓋會冷。」

……不蓋會冷,既然如此幹嘛要把冷氣溫度調這麼低?就像硬要在冷氣房喝熱開水一樣,兩者過度衝突。

「而且我喜歡蓋很多棉被,感覺比較有安全感,還有這條棉被其實是用來抱的。」喜歡蓋很多棉被,可是蓋太多會熱,所以只好把溫度降低,以方便來建築自己的繭,他果然還是不能理解魂雨獨特的安全感。

 

「彧邪怎麼來了?你不睡覺嗎?」稍微挪動下四肢,身上依舊裹著厚厚的繭衣。

「睡不著所以我來看看你睡得好不好,順便來夜襲你,喏,給我一條棉被,我也要蓋。」

「好冷!夜襲什麼啊…我如果睡不好都是你害的。」嘟囔嘟囔,只能就自己纏得更緊,同時伸手拉了拉被搶走的東西。

 

「魂雨,我剛才做了一個夢。」

「彧邪也會做夢嗎?」

「當然會啊,只要你還是個正常人就會做夢的。」但有多久,沒有做過讓自己如此不安的夢了?

「那你夢見了什麼?」魂雨坐起身,依舊沒有離開他的繭。

「不重要,反正只是個夢,你睡覺吧。」

 

「還沒睡嗎?」

「睡不著了啦…都是你害的。」隨便打擾別人的睡眠,你還是不是個人啊?魂雨在心中碎碎念著。

「別生氣別生氣,吶,魂雨,你知道紅色的房間是什麼嗎?」

「你是說遊戲嗎?逃離遊戲那種的話我就知道,還不錯玩啦,雖然我都會偷看攻略。」

偷看攻略這種事不需要說得這麼驕傲吧!

「這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剛好想到而已,原來紅色的房間是遊戲?」

彧邪笑了下,果還是自己想太多了嗎?

 

あなたは赤い部屋が好きてすが?無感情的機械音,瞬間讓他笑容凝結。

彧邪低下頭雨魂雨的眼神直接對上。

あなたは/好きてすが?」又一次無機質的聲音,魂雨來到自己的身旁。

他在笑。

 

抬起手,重重地落下,接著是一陣慘叫聲。

「好痛!!你幹嘛打我!嗚嗚嗚…」

「啊對不起,很痛嗎?我忘了控制輕重,打到哪了我看看。」

「這裡…如果你也讓我這樣打一次我就不會痛了…」

說是這麼說,但實際上基於身高差的問題,他要打到彧邪的頭恐怕還需要好費一些功夫。

 

「你剛剛說的那個あなたは赤い部屋が好きてすが是什麼東西?」在一陣沒什麼殺傷力的拳打腳踢後,彧邪把那推棉被堆回魂雨身上,同時玩起了卷人體壽司的遊戲。

「喔,那是日本的一個都市傳說,你想聽嗎?你想聽嗎?」艱難地掙脫棉被卷後,魂雨興奮的說。

這股奇怪的亢奮是怎麼一回事?

 

「聽說網路上有一則絕對不能關掉的廣告,否則會死。一般人都會聯想到跟高額收費有關,然而真實的情況沒人知道。這是有兩個學生,A君跟B君對這件事抱持極大好奇心,因此兩人相約放學後各自回家收資料,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說不定還能遇上那個”絕對不能關掉的廣告”」

「嗯,然後呢?」

「A君回家後,就馬上開始收集資料,卻找不到什麼有用的資訊。想想應該是騙人的吧,於是便將這件事拋置腦後開始瀏覽起自己所喜愛的網頁,就在這個時候……」

あなたは/好きてす?伴隨著奇怪的機械語音,突然瀏覽器跳出了一個奇怪的廣告視窗。

「是怎麼樣的廣告?」皺眉,彧邪他打從心裡非常不喜歡聽到魂雨用這種奇怪的聲音說話,雖然沒有實際聽過那個都市傳說的電子音,但應該也相去不遠了。

「為了學這句話我有特別練過喔,可以學得很像。」燦笑

……為什麼,要學這個?

 

「一般的廣告上會有連結、網址什麼的,但這個廣告很奇怪,背景是鮮紅色的,上頭一排黑色歪歪斜斜的字あなたは/好きてす?和奇怪的機械音,但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是A君就想馬上打電話給B君告訴他找到了,但奇怪的是B君都不接電話,以往打電話他都會接的。」

「嗯」

「這個廣告關了真的會死嗎?應該是騙人的吧…於是A君便嘗試將廣告關閉。但下一秒 あなたは/好きてす? 再一次機械音,廣告又跳出來了。這時A君開始大笑,什麼麼原來是騙人的!這應該是惡作劇吧?所謂的會被殺掉應該是指廣告關不掉,會殺掉你的螢幕吧。這時A君完全放下了戒心,一方面反覆地關掉廣告,一邊聽著那可笑的機械音覆誦著。」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覺得那個聲音有趣,怪討厭的。

あなたは/好きてす?」原來彧邪有討厭的東西!好玩!

魂雨將棉被蓋到自己的頭上,現在的他看起來活像一顆大丸子。

「你再說一次我就打你!好了然後呢?」

「就在這時候,那個廣告突然變得很奇怪!他自己開始反覆關閉、彈出!明明A君已經什麼都沒再按了。

 

あなたは/好きてす?

あなたは/好きてす?

あなたは/好きてす?

あなたは/

「あなたは./

あなたは../

あなたは…/

あなたは…./

あなたは赤い部屋が好きてすが?

 

「…然後呢?你可以不要一直學那個語調嗎?」

「然後,然後你直接看影片好了。」

「蛤?」

「因為我有點累了。

只見魂雨把筆記型電腦從床底下拉出來,東弄西弄打開了一個影片檔,內容就是他剛剛所說赤い部屋

「所以這就是赤い部屋的最先由來?

「對啊,只是我當初看到的版本在影片結束後那居然真的跳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廣告視窗,還會說あなたは/好きてすが? 嚇死我了!!那時想這到底可不可以關掉啊,啊哈~

該怎麼說好呢?是配音還是這影片所營造的氣氛,總之其中有某種因子令彧邪十分在意,再者這是他第一次知道有這東西,沒理由之前會在他的夢境出現。

 

「吶,彧邪討厭都市傳說嗎?」魂雨淺酌著那號稱能幫助睡眠的熱牛奶。

「也不算是喜歡和討厭的問題,應該說是就像鬼故事一樣,明明知道大部分是假的,但就在彼此一直告知流傳,不知不覺中就成了真的一樣,因為大家也在傳遞著恐懼,就像剛剛你在說的時候,不也是一直想表達這則都市傳說很詭異、很恐怖,似乎真的有這事情。所以有時候不就說,什麼都不知道是最好的。」

「還有魂雨…」

「嗯?」

「如果可以,你更不應該去看這些東西。因為比起其他人你更容易受環境氣氛影響或接受這些事物的暗示,特別是負面的情緒。」

因為極度容易感受的他人的心情,在許多時候,當別人開心時會跟著開心,別人傷心時跟著傷心,但自己卻不明白為何如此。

 

你的面前有一個人

「你喜歡紅色的房間嗎?」

要殺嗎?不殺嗎?

精神狀態比一般人更脆弱的你就這樣相信了

因此…

在紅色的房間中,你幻想成為無機質之聲的嗜殺者嗎?

 

「彧邪你看你看。」再度被從夢境拉回現實,彧邪看到魂雨用紅色簽字筆在自己的兩手背上各畫上了幾條斜線,接著捂住自己的臉。

「你看害羞的表情~啊哈~」

「…噗哈!你這小孩,在蠢什麼啊。」還真是抱起來溫暖的棉被團子。

 

如果我做錯了,請你告訴我

如果我迷路了,請你帶我回家

如果我忘了自己是誰,請你告訴我,你還記得我

我會努力,因為我不想讓你擔心難過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