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了白晝 春夏又秋冬
一天復一天 一周又一周都經過

誰在人群中總低著頭作夢

 

明明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卻被迫錯過

我,應該要恨誰?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