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客人來了。」

在昏暗的房間中,只有他的身邊是光亮的

虹色的瞳孔映出了周圍如螢火蟲般的微光

「縞...我們究竟還可以撐多久呢...」

他伸手摸了摸膨鬆的溫軟,扯動苦澀的笑容

「那個...請問有人在嗎?」

雖然明明看到了那邊有個人,但是我看見了他並不代表他有看見我

為了禮貌起見,還是喊了一下。

微笑,招手,這應該是我可以過去的意思吧?

 

他走到了他的面前,充滿了不安

「Can you speak....?」

「恩.....叔叔你會說中文嗎?」

他愣了下後立即換上了一貫的笑容

是瞳色吧,所以面前的客人反射性把他當成了異國人

 

「初次見面,既上一位到來之後不知過了多少的歲月,雖然時間點有些危難,但一切都有他的安排,你說是吧。」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