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一篇的

*結構混亂

*有熟悉的東西出現

*只要作者沒寫,剩下各種思想衍生物都是大大門自行腦補來的,跟作者沒有任何關係(?)

 

「水水,香水跟精油一樣嗎?」

「不一樣吧,一個味道比較濃、一個味到比較淡,大概。」逯渁看了一眼在沙發上看書的殜。

沒反應?太好了!!

「那香水是怎麼作的?精油加水嗎?」梅樂斯爬上了他坐得懶骨頭椅子,米修斯見狀也一起爬了上來。

「不是,是用屍體做的,從屍體上淬下來的。」

那是算萃下來的嗎?還是把油膏敷上去,之後再刮下來萃取....算了!都可以啦!

「......騙人...」兩個小孩面面相覷了好一陣子,默默的否定他的回答。

我是不是破壞了他們心中的什麼啊?

「我才沒有騙人!是真.....好痛!!!你幹嘛啦!」

厚重的書本直接落在逯渁的頭上,伴隨著讓人不由自主打冷顫的視線。

「說話注意一點,要開玩笑也要有點分寸。」

「我才沒有開玩笑,那是真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喔?願聞其詳。」

「不爽啦!自己去看!!我的頭好痛...丟什麼丟啦....」

逯渁點開了影片的頁面並把筆電放在茶几上,轉身上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水水...水水那個你等下還要考蛋糕嗎?我們來玩大富翁好不好?」

追逐而去

 

女人 香味 謀殺 愛情

每一次都是戀愛,但是他愛的不是人,他愛的是香味,而且還只因為將會屬於他

謀殺只是為了要永遠的擁有,永遠擁有他所愛的那種沒有感覺、沒有生命的『香味』

 

「梅醬,我都幫你烤蛋糕、做點心給你吃,你為什麼要拿飛彈炸我...你讓我好難過..嗚嗚」

「因為你的房子太多了,所以我要跟小米一起聯手~~~」

「逯渁都用土地公把我的房子佔走了,而且還在地上放滿地雷。」

「哎呀~這種小事就別介意了~~」

他來到了飯廳,看著正享用巧克力蛋糕的三人。

「啊,殜你終於出現了,這是你的份~還有紅茶。」

「謝謝。」他接過了杯子。

就好像之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有一件香水作不到的事,那就是它不能讓一個人變成能愛人且能被愛的人。」

 

「咕啊....!殜,你要幹嘛!不要發神經了快放開我!如果你是為了早上的事還再記仇,那也太小心眼了!!」

原本是美好的下午茶,正當逯渁在清洗餐具時,那個平常熟悉的氣息靠近了自己,緊接而來的是令人難受的窒息感。

等到再次回神時,人以經被雙手反綁躺在房間裡的茶几上。

他狠狠地瞪著他

「如果你早上說得是真的,人也可以萃出香味的話,這倒是挺值得一試的。」

殜為為勾起了嘴角,接著又是像在思考什麼的盯著窗外。

這傢伙...他是認真的!

「還是需要先稍為清洗過。」

「WTF!洗你個頭快把繩子解開!麻煩這位先生你不要盡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你會介意?」

「廢話!當然會介意...不對!這不是介不介意的問題!,這個東西...可惡...!」

「也是,看到的話的確是會不太好。」

正當逯渁還在死命想解開繩子的時候,什麼東西突然蓋住了雙眼。

此時還聽見殜說了一聲,這樣就可以了。

「......看不到不代表事情沒發生..殜...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放輕鬆一點,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你的精神太緊繃了。難道是在害怕我會把你殺了嗎?」

 

隨著時間過去,逯渁逐漸沒有了掙扎

「好累...」與其說是疲累,更貼切的說是"平靜"

為什麼?

這感覺有點似曾相識...

夜晚,他總是很難入睡,一旦沉睡就必須在去面對那些令人厭惡的事情。

沉睡之時,夢境也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枯索無味的現實。

然而......

 

「你點了精油嗎?殜。」好想睡...

「嗯。」一聲簡短的回應,上揚的尾音夾帶著一絲驚訝。

「雖然味道非常淡...你做出心目中的理想品了嗎?」

「不」一道氣息靠近耳邊,「會被你發現的話就不算是了。」

「殜,你會殺了我嗎?」

 

就像其他人一樣

殺死 罪人

 

「醒了嗎?」

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景色。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再睡一下...」

「東西我做出來了。」

「你走開...」

「要試試它的味道嗎?」

「不要...你走開...」

「就這麼討厭自己的味道?」

「.............閉嘴........拿去丟掉....」

「把它跟其他的調和看看怎麼樣?」

「夠了...你出去...」

此刻殜的臉上一定帶著戲謔的笑容

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想知道

拜託什麼都不要告訴我......

 

「他們感到無比的幸福,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為了純粹的愛去愛。」

也許有好一陣子,逯渁都不會再想看到香水精油這些東西了。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