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跟前一篇有關係,不過現在看不出來(我也不確定)。

*劇情問號

*因劇情設定緣故,會出現許多讓人很熟悉的東西

*作者有(?)

*打累了就會中斷

 

「我覺得只要把上面的商標撕掉,放到普通雜貨店去,一定沒人可以分出來!」逯渁將手中的收納盒重新放回架上。

「水水,那個茶點叉跟點心叉哪裡不一樣?為什麼還要特別分開來?」

「窯燒、骨瓷、白瓷...好多種喔,可是也都長得好像,逯渁,骨瓷是什麼?」

面對眼前各種明明功能相似,卻因某些原因區別開來的餐具,別說是兩個6歲大的小孩了,連他自己也搞不懂到底差異在那邊。

不就是盤子、刀叉什麼的,管他什麼瓷摔到地上還不是都會破!

用前端有4支叉的點心叉可以吃蛋糕,難到我用只有3支的茶點叉就不能吃蛋糕了嗎?

莫名其妙!

「你一直看著這堆精油幹嘛?要用聞得不是用看的,喏,薰衣草。」逯渁讓梅樂斯和米修斯兩人自行在點心區活動後,來到了排列數十瓶精油的架子前。

"你要買什麼東西啊?"

"精油。"

於是四個人就來到了這個看起來高級、價位也很高級的商店。

「這家店還真是有強烈的即視感啊!貌似我昨天才在現實中逛過,那兩家什麼跟什麼的。」

這種高品味的東西實在沒什麼興趣,唯一有興趣的只有懶骨頭跟那張椅子。

 

「那瓶是佛手柑,之前有人把放它錯位子了。」

殜接過了聞香瓶,將它放回原位,接著拿了上面標著"甜柑橘"的精油離開。

「喂喂!你看一看就決定好要哪種了喔?不要確定一下味道嗎,等等回去踩到雷你就知道了。」

「我的嗅覺比你好得多,那樣子就足夠我分辨每種香氛的差異了。」

「喔是喔,那你要那瓶做什麼?家裡不是已經有N瓶各式各樣的嗎?」

「因為還缺了一種,缺了一種感覺就不對了,達不到我想要的效果。」

「蛤?」是想要達到什麼效果啊?

「使人放鬆卻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提振精神但不會刺鼻。」

「好吧...你高興就好...」

對逯渁來說,精油香水這類有強烈氣味的東西他實在是不敢恭維,還記得他以前在清洗香料瓶時,因為無聊跑去聞了"冬青油"

狂咳一個上午,喉嚨都要炸開了!

 

「水水,你看這個一直在吐煙!好好玩還香香的。」梅樂斯在超音波噴霧器前不停揮著手,甚至直接整張臉貼上去。

「你們決定好要買什麼了嗎?要回去了」

「殜,請問可以買零食嗎?我想要這包棉花糖。」

「那個,我想要這個做點心的,可以嗎?」米修斯拿了一盒蛋糕預拌粉組合,「姐姐,我們回去一起做這個,逯渁你可以幫忙我們嗎?」

「你想要買什麼?逯渁。」殜看了一眼正拿著兩支叉子仔細比較的人。

「當然是那個東西啦!」

 

在殜的眼裡,逯渁抱著的東西不過只是個超大的沙袋,為什麼會有人會想要坐在上面?

「多舒服你都不知道~」

殜看著客廳沙發旁的四個大沙袋,杏色的地毯上多了這麼些花花綠綠的東西

他無法理解。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