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名稱:
I'm a Search and Rescue Officer for the US Forest Service, I have some stories to tell

 

原文網址:https://redd.it/3iex1h

來源: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41079661.A.C70.html

 

我不確定還有哪些地方能發表這些故事,所以我打算在這裡分享。這幾年來我都在從事山難搜救員這項工作,而在任職的這段時間,我看過一些你們應該會感興趣的東西。

 

-1-


我對於找尋走失民眾向來很有一套,並在搜救記錄上保持良好的成績。


通常,這些人都只是迷路了,或者失足掉到小懸崖下,才暫且無法自行找到下山的路。好在多數人都會聽從『待在原處、不要亂跑』的老話,所以都不至於閒晃得太遠。

不過,其中還是有兩個超出這常理外的案例。它們困擾我已久,並且成為我往後接受更困難的搜救指令的原動力。

第一個案例,是個跟著父母一起出外採摘漿果的小男孩。


那時,他跟他的妹妹待在一塊,也在同一時間失蹤。他們的父母不過幾秒沒注意他們而已,兩個孩子就消失得不見人影。

他們父母找不到他們,便打給了我們,於是我們趕緊出動救援到那塊區域。

很快的,我們就發現這個女孩,並問她她的哥哥在哪,她說他已經被『熊人』帶走了。


她說當時『熊人』把漿果交給她後,就讓她保持安靜,因為他想跟她哥哥玩一會兒。而她最後一次見到她哥哥時,他正騎在『熊人』的肩膀上,面色看起來很平靜。

當然,我們第一反應是聯想到綁架,但我們沒有發現任何另一個人類存在於那塊區域的跡象。

小女孩也篤定這個男人不是一般人類,他看起來很高大,渾身被毛髮覆蓋,就像一隻熊,而且有一張很古怪的臉。


我們搜索那塊區域好幾個禮拜,那是我待的最長的搜救行動,但我們依舊找不到那個孩子的絲毫蹤跡。

 


另外一個事件,是關於一個女人,那天她和她的媽媽跟祖父一起健行。根據她母親說,那時她的女兒為了取得更好觀看森林的視野,所以爬上了那棵樹。

卻再也沒有爬下來。

在他們撥打搜救電話前,他們在樹下等了好幾個小時,呼喊她、讓她趕快回家。

而再一次的,我們到處搜查,卻再也無法找到她的身影。我完全不曉得她還能跑到哪去,因為她的媽媽跟祖父根本沒看到她從那棵樹下來。

 

-2-


有時候,我會帶著我的搜救犬一起行動,但牠們卻一直試圖帶我衝往一面峭壁。

那裡沒有小山丘,也沒有岩壁。就是個筆直的,陡峭的懸崖,沒有任何可攀爬落腳的地方


這是毫無道理的,因為通常這種情形,我們可能可以發現有人待在懸崖的另一端,或者在搜救犬帶領我們去的幾里外的地方...但並沒有。

我確信這種狀況還是能有個解釋說法,但整起事件實在很怪異。

 

-3-


還有一個令人難過的案例,是關於一具屍體。一個九歲小女孩從堤防墜落,並被地面上一棵枯樹刺穿。

這完全就是個意外事故,但我永遠無法忘記,當我們告訴她的母親發生什麼事時,她所發出的聲音。

當她看到屍袋被送進救護車的剎那,她發出一聲我從未聽過的,最令我難忘的、心碎的哭嚎。像是她的生活全毀於一旦,她的一部分性命也跟著她的女兒一起凋亡。

後來,我從另一個搜救員那聽說,她在這件事發生的幾個禮拜後,就選擇自殺了。因為她再也無法活在沒有她女兒的世界裡。

 

-4-


有次我們接獲一起搜救通知,而鑒於那個區域有熊隻出沒,我必須和另名搜救員一同前往

我們要尋找一個從登山之旅走丟後就再也沒回家的傢伙,路程中還要經過一番艱困的攀爬,才能抵達他可能的所在地。

當我們發現他時,他被困在一個縫隙之中,腿骨折。情況不大樂觀。他在那邊待兩天了,腿傷已經出現明顯惡化。

我們得用斧頭劈開那些阻擋物,才能順利救出他。


我聽其中一個醫護人員說,這個家伙顯然是驚嚇過度、所以出現了幻覺。

一直反覆說著他做了多麼妥善的處理,以及當他抵達山頂時,就看到有個人已經待在那。

他說那個人身上沒有任何登山配備,僅穿著羽絨大衣和一條滑雪褲。

他向這傢伙走去,但當這家伙轉過身時,他的臉上沒有五官。只有一片空白。


當下他簡直嚇壞了,手腳慌亂的打算盡快下山,而這就是他墜山的原因。

他說他甚至可以聽到這傢伙整晚的聲響,他爬下了山,發出一陣陣可怕的沉悶叫吼聲。

這個故事險些讓我嚇丟了魂。我很慶幸自己那時沒在現場聽到這些聲音。

 

-5-


而我遇過最可怕的其中一個案例,是尋找從登山團隊中走丟的一個年輕女性。

那天,由於搜救犬很晚才追蹤到她的氣味,所以我們晚上才出動救援。

當我們找到她時,她整個人蜷縮在一塊濕漉漉的木頭底下。她弄丟了她的鞋子以及背包,顯然還驚魂未定。

但由於她沒有受到任何的傷,我們能夠讓她跟著我們走回基地。


在回去路程中,她反覆回頭朝著我們身後看,並詢問我們為何那個『黑色眼瞳的高大男人』要不斷跟著我們。

但我們看不到後頭有任何人,所以我們只認為這單純是驚嚇過度而產生的精神問題。

但隨著基地愈來愈接近,這個女人也愈來愈激動。她不斷要求我們,立刻制止這個男人再對她『做鬼臉』。

突然,她止住了腳步,並朝著森林不斷吼叫,叫他別再跟著她。

她說:她不想跟他一塊走,也不會把我們交給他。


最後,我們還是讓她繼續行動,但同一時間我們也聽到了環繞著我們的古怪聲響。

它聽起來有點像是咳嗽聲,但更加有節奏感,並且低沉,就像是昆蟲發出的聲音。除此之外,我不曉得還有什麼詞彙能形容它。

當我們抵達基地範圍時,這個女人忽然轉向我,她雙眼瞪大的程度大概已經瀕臨人體極限


她摸著我的肩膀,說道:「他要你加緊腳步。他不喜歡看到你脖子上的疤。」

我的後頸處有一道非常小的疤,但它幾乎藏在我的衣領底下,所以我根本不曉得這女人是怎麼看到它的。

就在她說完這句話後,我又聽到那個可怕的咳嗽聲,就在我耳邊乍響,我嚇得幾乎要靈魂出竅。

我催促她趕緊回到基地,試圖藉此掩飾我的心慌,但我還是必須得說,我真的很高興那晚我們能平安離開那個鬼地方。

 

-6-


這是我最後一個要說的故事,也可能是我遇過最詭異的經歷。

直到現在,我仍然不確定它是否為每個山難搜救援必經的一課,但對我而言,這就是個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規律地發生在我們職涯當中。

你可以試著問問其他搜救員,不過一旦他們知道你問的是什麼事,他們可能會選擇避而不談。

因為長官讓我們別再談論此事,而且我們也已經逐漸習慣了這個情況,不再感到怪異

每每只要我們深入這個叢林裡--我指的是30至40里這麼遠的地方。這時候,我們偶爾會看到在樹林中央,出現一座樓梯。

就像是你把你家的樓梯切割開來,取過它,再擺置在森林裡那樣。


第一次看到這個景象,我立即向其它同事討論這件事。但其他人只告訴我別擔憂,這是很正常的情形。我問過的每一個人都這麼千篇一律的告訴我。

我想親自釐清這件事,但我被叮囑,並且強調,千萬不要靠近這些樓梯。所以我只好不斷的無視它們,即使它們出現的如此頻繁...

 

創作者介紹

現實與真實之間....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