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過了一個月,那件事就像完全沒有發生過一樣。

 

“父親,殘陽先生說他下午會過來一趟。”

“我知道了。”

 

一切似乎毫無變化,天河看著桌上的水杯。

36℃

不論冬夏,天河只喝這種溫開水,但每次秘書拿來的總是掛著水珠的冰水,他沒說明,只是放在一邊。

從何時開始,曇天都會逕自將一杯溫水給替換上,即使天河從來都沒跟他反映過。

 

父與子,殘陽總是嘲笑他們倆一點都不像。

 

“咕咑~咕咑~曇曇~小花~看~”

“咪~太陽~~曇曇~看~”

“嗯,日、夜,那我們在加一朵雲上去吧。”

日與夜是七煌送給曇天的兩隻寵物,只有大眼跟短小的手,看起來就像兩顆皮球一樣,據說他們的智力約等於人類的七歲小孩。

 

曇天很少露出笑容,甚至連表情都沒有,即使對天河也一樣。

因為父親不喜歡別人嘻皮笑臉的,因為父親不喜歡喧鬧,因為父親不喜歡他與別人過度親近,因為父親……

他完美地達成天河的期望,一切就像他所安排的一樣

即使那些期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爸爸以前對我很好,但後來…就很少跟我玩了…”

“我不知道這樣對不對,但爸爸說這樣是對我好。”

“如果連爸爸都不要我,那我就變成自己一個人了…”

原來以前的自己是這樣的人啊。

 

那是多久以前了?

歲月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太陽東升、太陽西落,月亮東升、月亮西落,每天都依舊。

與紫衣相遇、相處、相愛,曇天的出生,紫衣的逝去,曇天的死去

他似乎還可以感受到當時緊握曇天那細頸的微溫

溫度化為紅蝶,落在白皙的皮膚上

最後,一個人度過了無盡的歲月。

 

“喲!天河!你死了沒啊~”

“吵死了,不是說過別隨便從奇怪的地方闖進來嗎。”皺眉。

“喔,所以這次我是從窗戶進來啊,再說你們那堆什麼來賓要先登記,要向老闆確認什麼的程序時在太煩人了!兵貴神速!你懂不懂啊!”

“你想要我現在把你從窗戶丟出去嗎?”

隨著玻璃的破裂聲,一個身影打破了原本沉靜的氣氛。

曇天看著自動修復的窗戶玻璃,似乎比原本預期的下午還要早來拜訪了。

 

“曇天,今天過得還好嗎?”

“很好,謝謝您的關心。”

“我說曇天啊,如果你再跟我用敬語說話的話,下次就沒有點心吃了~”

殘陽將焦糖布丁禮盒放到自己面前,曇天記得這家店,昨天新聞有相關報導,是家人龍排了很長很長的限量點心店。

“你排隊買的?”天河瞇起眼。

“算是。”

 

「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新聞,為於澤葉車站前的超人氣甜點店「日澤」方才突然出現大量蛇群,嚇壞了在場民眾,所幸並無人傷亡。據店員指出,不清楚蛇群為何會突然出現,是否為天氣異變所造成,亦或是宗教團體任意放生所致,仍需待警員進行進一步的釐清。」

 

“…請問是殘陽做的嗎?”

“還真是了不起的排隊啊。”

曇天看著從殘陽身上爬下來的蛇,冰冰涼涼,近看好像還蠻可愛的,可惜當下其他人大概都被嚇跑。

 

“曇天,來這個先給你吃。”

“啊..不...”

“沒關係的,如果天河又要打你,我一定會幫你擋下來。”

“就憑你這傢伙?”

 

布丁涼涼的,曇天將手中的布丁放在天河的桌上。

“曇天,你先拿去吃。”

“好的,那剩下的我會放在冰箱裡。”

 

“我說你們倆個這樣不累嗎!天啊!”殘陽仰頭掩面嘆息,接著將兩個布丁分別疊在日、夜的頭上。

“布丁~好吃~咕咑~拿不到~~頭上~咑~~~”

“甜甜 不可以~咪~飯飯~~吃不下~~”

 

“天河,借一步說話。”殘陽突然用魘語說著。

“曇天,你們三個先出去下,我有事要跟殘陽商談。”

“好的。日夜,我們一起去回房間畫畫吧。”

 

“你到底有沒有跟曇天正常的溝通過啊?他現在看起來起碼都19歲了。你自己都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天河,不是我要說,就算以前發生過什麼,那都是上千萬年前的事。”

“明明現在也因為那件事讓你可以再跟曇天回復正常的父子關係,美術館、遊樂園、一起出遊什麼的,只要你牽起他的手不就哪裡都可以去!如果過去他一直都只能望著你的背影,那只要你現在轉身對他伸出手……”

 

“曇天他不需要我的。”

 

“喂…”

 

“因為他…恨我…恨我所做的一切,恨我毀了他。到頭來我什麼都還沒為他做過,但他現在已經不需要我了。”

 

「今天是我的11歲生日,可是媽媽不見了,爸爸也都不說話…我要更乖、更聽話才行,只能自己過生日了,生日快樂。」

「爸爸今天心情比較好一點點,他教我彈鋼琴,但是爸爸的笑容看起來好哀傷,媽媽怎麼都不回來?」

「爸爸說媽媽不會回來了,但是我們倆個還是要一起好好活下去。我不可以哭,因為我已經12歲,已經長大了。」

「跟爸爸一起去散步,覺得很開心,希望以後也能一起出去玩 :D

「討厭的人來了,他們都會對爸爸說一些難聽的話,有時後還會打架,不過我爸爸才不會輸,因為爸爸他是最厲害的。」

「大家又吵架了,『賤種』、『雜種』是什麼意思?」

「我問爸爸『賤種』、『雜種』是什麼意思,爸爸很生氣的跟我說不知道…」

「胸口有點痛,頭好暈,今天睡了一整天,讓爸爸擔心了…」

「明天要過…14歲生日,可是身體好痛…要好起來才行…想要大大的蛋糕…」

「痛…好痛…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

 

「那個人是我嗎?胸口有個很大的洞,但感覺爸爸抱著我,手紅紅的,到處都紅紅的。是我的身體?」

「我今年3歲,高的東西拿不到了,但是我會做很多事,因為我以前學過。」

「他們說,就算爸爸讓我強制轉生再多次,我都沒辦法活過14歲。」

「今天要過14歲生日,爸爸要我把藥吃下去,我不吃,因為我想長大,爸爸生氣了…」

「我現在3歲。」

「爸爸不跟我玩了,他要我學習。好難…我看不懂…」

「爸爸叫我安靜不要吵,我想要出去玩…」

「偷跑出去跟其他小孩玩,爸爸很生氣…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傷口…好痛…這裡好黑…我好怕…爸爸放我出去….!!嗚嗚…」

「爸爸說這樣是對我好…」

「爸爸有時後會給我糖果,好高興。」

「是不是我越長大,爸爸就會越不開心?」

 

「他們來了,爸爸叫我去睡覺,但我躲在櫃子裡看著他們。」

 

“死賤種是絕對活不過懲責的,再多次也一樣。將讓大家玩玩,反正那小鬼也不過就只是一個長得可愛的玩具,他什麼也不會知道!你跟紫衣都一樣愚蠢,居然還妄想要養大一隻雜種。”

 

「爸爸他…」

「到處都紅紅的 其他人也都紅紅的 爸爸的手…好怕…我嚇到從櫃子裡跑出來 他走到我面前」

「好痛…對不起我沒有乖乖聽話…身體...好痛…..好可怕…對不起...對不起...好難受...好討厭...」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爸.....爸....................」

「爸爸他在笑,眼睛紅紅的,到處都紅紅的,我也紅紅的。」

「我死了,今年14歲。」

 

"殘陽先生回去了嗎?"

"嗯,還有你不用對那傢伙再加稱謂什麼的。"

"好的。"

夜幕低垂,在偌大的辦公室裡,只剩下兩個人。

 

"曇天。"

"是?"

"如果現在要你殺了我,你做得到嗎?"那是這麼久來第一次,天河看到曇天的臉上出現了表情變化。

"...為什麼?"

"做不到嗎..."

天河走到了面前,抓起他的手扣在自己的頸部,就像,當時他所做的一樣。

 

"父親!請不要這樣子!"他掙扎。

"你害怕嗎?"

懲責已經解除,他不需要再次切開曇天的身體強制使其轉生。

既然如此......

 

"對不起,曇天,我啊,已經老了。"

"父親...大人...?"

上一次這樣仔細端詳自己孩子的臉是什麼時後?

上一次見到他的笑容是什麼時後?

如果這張臉能笑的話

 

"即使容貌不會衰老,但我們的心卻早已腐朽不堪,不論是我、殘陽、白星、夜焰甚至是彧邪、業龍都一樣......在這個看似永生的樂園裡,我們已經被奪去時間,只能永遠在過去的輝煌、過去的幸福、過去的錯誤中排迴著,可是你跟七煌與其他人不一樣,你們的時間還很長,為了阻止改變,你必須要超越我才行。"

 

"父親,我不懂您的意思!...發生什麼事? 您怎麼了? ......"

"曇天,你恨我嗎?"

 

 

"為什麼一個平常跩個二五八萬的傢伙,在這種情感表達上會這麼笨拙...我到底應不應該去幫忙神救援一下..."

殘陽覺得今天的頭特別痛,好不容易讓天河終於有意願去跟曇天做個應該是溫馨的親子交流,結果卻出現了反效果。

正常不是要來一個父子相擁、幸福快樂大結局才符合故事走向嗎?

他特地偷裝小東西竊聽可不是為了聽這個啊!

 

"那父親會後悔把我創造出來嗎?"

".............................................."

"如果沒有我,母親可能就不會死,您也不需要因我而承受指責、罪過,甚至弄髒了手..."

"就算不是因為你,那群蟑螂我一樣會殺了他們。"

"那這一切,您後悔嗎?"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