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by Narian

歐文.葛雷迪在從軍時幾乎沒受過什麼傷,反倒是眼前的這四隻傢伙們,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光榮戰績」。

儘管現已不可能在毫無道具限制的情況下,做任何的近距離觸碰互動。但是在當牠們還是不及成人膝蓋的幼龍時,為了訓練牠們,馴龍師就得學會受傷和不畏懼的態度。

一方面是要博取認同地位,而另一方面,也就是最重要的環節,他得和迅猛龍培養獨有的信任情感,否則一輩子都別想讓牠們好好聽話。

幼小的迅猛龍,就算牙沒長齊、利爪也尚未磨利,小小一隻的破壞力就非常不容小覷,況且一次還有四隻。而且就像人類一樣,雖然同為手足,彼此都有相異的性格和習性。

加上拜科學家們所賜,混得還都是不一樣動物的基因,必需投入更多的心力密切觀察、相處,才能從成長過程去熟悉。

迅猛龍的靈敏度、跳耀性很高,所幸自己反應神經也不錯,總是在牠們試圖跳上身時,馬上甩開或抓起牠們。

當然,像頸部一些較為脆弱的部位,還是會做好防護措施,不然一口咬下去可不是鬧著玩的。

往往不用幾分鐘時間,歐文馬上就被好動、不知道何謂控制的幼龍搞得遍體鱗傷。

不過,就算忍得了傷口的疼痛,他還是得適時退出,因為血腥味總是讓這群肉食性恐龍們更興奮更危險。

這是很多人見狀,更不敢靠近的原因之一。

所以自己也總是替牠們說話,臉不紅氣不喘的聲稱這些只是愛的表現後,所留下愛的印記。

甚至不忘邊笑邊指出哪處是哪隻、哪時留下的。


共事過的人全都知道全世界再沒有比他更懂、更愛迅猛龍的人存在,對於歐文的堅持也是欽佩有佳。

畢竟,他早已下定決心,只要自己還在的一天,就會繼續照顧、培訓牠們。

比起控制,歐文希望達成的是穩定牠們的情緒,懂得自我管理,所以這些必要的過程也是難免,因為他是多麼期待這些靈巧聰穎的孩子們,有更高的表現和成長,能稍稍親於一些人性。


他不是不知道幕後有一群人,正覬覦這些迅猛龍的用途,人類居然想將強大又具殺傷力的美麗古老生物,當作未來戰爭工具的指標。

光想到就令人做嘔。

可是如果因此憤而離去,誰知道下一個人會如何待牠們?

歐文連想都不敢想,只好過一天先算一天。

他雖然無法在牠們身上也留下什麼特殊印記,只好用最真誠的態度對待,抱持著至少能在牠們心上留下一抹印象、一絲牽絆也好的微薄希望。

看著隱藏在身體各處,大大小小的疤痕。

哪怕最嚴重的一次,就是小藍趁自己一不留神,偷偷往臀部留下的那口齒印也好。


歐文.葛雷迪都覺得這些代價划算透頂。

況且,看著這群如今已健康茁壯的大傢伙們,他只感到驕傲極了!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