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劃出人類精神所無法承受之悚然美感,將讀者衣步步逼向瘋狂與毀滅的禁忌劇本

 s2_5479ea26022cd.jpg    「黃衣之王」

   黃之印.jpg       「黃之印」

 

"此刻,我聽到了他的聲音,那聲音徐徐響起,漸漸膨脹,直至如同雷鳴般轟響,越過耀眼的光芒。當我倒下時,那光芒變得愈來愈明亮,猶如一波波火焰般衝擊著我的身體。然後我沈向深淵,聆聽黃衣之王在對我的靈魂喃喃低語……”           -- 羅伯特·W·錢伯斯,《大龍之庭》
 
 

時間:卡爾克薩的凌晨

地點:昴宿增十六的古都卡爾克薩湖畔

人物:

歌隊-----由二十四個拜亞基巨蜂組成

哈斯塔-----歌隊長,別名'黃袍魔王','無以名狀者',舊日支配者之一。棲身於卡爾克薩城附近的哈里湖畔。

許勒斯------青年劇作家,卡爾克薩居民

普里阿普斯-----劇作家的好友,掩護劇作家逃至哈里湖畔。

告密婦人卡米拉------向卡爾克薩當局禀報劇作家撰寫不良劇本的女人

告密婦人卡西爾達------同上

告密婦人露達------同上

憲兵數人-----奉命逮捕青年劇作家的卡爾克薩憲兵

拉馬克斯-----憲兵小隊長

憲兵甲

憲兵乙

歌隊員甲

歌隊員乙

附錄:這齣戲在地球上是演不出來的,因為找不到歌隊。

佈景:

卡爾克薩的哈里湖畔。沿著海岸,雲霧和波濤搖曳破碎。兩輪太陽同時沉入湖泊後方的山影,山峰留下長而濃重的影子。天空佈滿黑暗的星星和光澤柔和的月亮。
哈里湖右側是燃燒的卡爾克薩城。

  
第一幕第一場

短歌-歌隊進場

歌隊:卡爾克薩的居民們徹夜未眠,何物使其膽顫心驚?快來呀,哈斯塔,我們地方上的神啊,哈斯塔小主,你隱身在玄妙的哈里湖底。我們要懇求您來我們隊裡觀望。卡爾克薩今日沸騰,如燃燒的哈里湖水。

(卡爾克薩方向燃燒起來的火光照亮夜空,哈斯塔進場,旋身入場,黃衣飄拂,加入到歌隊成員之中,用蒼白的面具下的眼睛細細觀望。)

哈斯塔(觀望片刻回頭):無需為此膽戰心驚,伙計們。卡爾克薩城僅僅是面臨毀滅而已。

歌隊:毀滅!

哈斯塔(面向舞台,攤開雙手):最聰明的觀眾們,請各位仔細聆聽,卡爾克薩之中的哭聲與喊聲。一切緣起於卡爾克薩的市政官們啊,為了挽救卡爾克薩頹敗的風氣,為了向諸神祈求豐收年景,做了一個英明的決定。

歌隊:如何英明的決定,令哈斯塔大人也贊不絕口?當猩紅的火焰閃過,他們還能追求什麼?雙生的太陽升起之時,一切都成為蹉跎!

哈斯塔:英明的決定是不假,可我會對他們英明的決定贊不絕口嗎?

歌隊:小主!

哈斯塔:在我沒有揭示一切之前,我們自娛自樂,愉快地舞蹈著,拜亞基的巨蜂們,用你們的歌聲取悅我。

(哈斯塔立在歌隊中間起舞旋轉,歌隊同時振翅鳴唱)

歌隊:立於秋風之中,餐雲飲露。懸於高天之上,振翅翱翔,千軍萬馬之中,血戰不休。我等的生活,自由又危險。我們可能死於戰鬥,然而在此之前,我們可以想唱什麼,就唱什麼。我們可以醉醺醺地亂唱情歌,我們也可以細細描摹歡好之狀。

哈斯塔:停下你們的巧嘴兒和金翅膀。不要以'想唱什麼就唱什麼'來引誘卡爾克薩城裡的居民了。卡爾克薩的市議會頒布的命令,恰巧與這些東西有關哩。

歌隊:到底是什麼呀,小主。

哈斯塔:卡爾克薩市議會宣布了一項嚴格命令,從雙子太陽旋繞銀河之心的三週之內,卡爾克薩要成為一個純潔而和諧的城市。

歌隊:純潔而和諧的城市!

哈斯塔:他們將一切男女歡好描寫定為污穢不堪且需要嚴厲打擊的內容。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去那裡鼓翅求偶,都會被當成打擊的首要目標。

歌隊:很不了解!難道市議會由一群太監把持嗎?幸好我們不是人。

哈斯塔:幸好你們是拜亞基巨蜂。

(歌隊沉默,哈斯塔在舞台上獨舞,黃衣飄飛)

哈斯塔:卡爾克薩之中,四件事無法被人探查其祥,戰鷹空中翱翔,毒蛇行於陰影,元老收受之時,男女相處之狀。市議會禁止人們知道這些東西。連脖子以下的描摹,都不允許劇作家們寫哩。

歌隊:啊,我們向卡爾克薩的居民們傳述小主的功績和大能之時,該如何描述小主那美妙的身體?

哈斯塔:我的八十六隻觸手,無需爾等描摹。

哈斯塔:卡爾克薩組織了一個婦女評審團,除了生孩子之外一無所能的女人們有福了。她們可以細細審查劇作家的作品。如果婦女評審團中的三個女人共同認為某部作品違反規定,有過多的行為描摹的話,那就是違反了市議會的規定。

歌隊:違反規定的後果如何?

哈斯塔:劇作家要被處死,金嗓子們,聽聽卡爾克薩城的哭聲!那些女人們將她們所有的仇怨都發洩在了無辜的劇作家身上!哪怕有千分之一的,違反市議會的元老們張貼出來的內容,劇作家就要被拉出去砍頭。而女人們審查一部作品,就有十個塞斯太爾司進賬。

歌隊:女人們!她們為了十個塞斯太爾司,在劇本里找違規內容,拼命地找,拼命地找,拼命地找,找,找……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