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兵隊看到了三婦女和正在同她們對峙的許勒斯)

拉馬克斯:機會來了,快,把你們的弓箭搭在弦上,如果你們遲慢哪怕一步的話,我們的機會就沒有了,屆時我會向元老院禀告,讓正義公平的公民們將你們的腮骨用鐵鉤鑿穿,並且像是曬魚乾一樣,曬在半空。

憲兵乙:哇,我想說一句髒話。

憲兵甲:我可以說髒話嗎?

憲兵乙:我已經說了。

憲兵甲:事實上你什麼都沒有說。

憲兵乙:好兄弟,如果我說了和脖子以下的部位有關的髒話,恐怕現在像是魚乾一樣被晾在半空的是我了。

拉馬克斯(向憲兵甲):你把你的劍同嘴一起擦乾淨,(向憲兵乙),你也不必嘀嘀咕咕什麼了,你根本不配成為神聖的卡爾克薩的維護者。

憲兵乙:是,是。

歌隊:但願拉馬克斯不要因為手握一點小小權力就自以為自己了不得,然而他正以為自己了不得,掌握生殺大權的人,往往自高自滿,他們卻沒有想到,他們手中的利劍可能回過頭刺傷自己。

拉馬克斯:悄悄地,瞄準那三個婦女。

憲兵甲(大聲):是,是。

(當拉馬克斯準備對三婦女痛下殺手的時候,機敏的露達發現了憲兵隊的動作)

露達:天啦,憲兵隊的人來了,他們可真的是我的救星,我一定要和他們匯合,到他們後面去,那樣容易被保護呀,不過在此之前,我要裝出一副嬌媚的樣兒來激發他們的保護欲。

露達:對,我要想個辦法,如果她們兩個人死了,她們就不會拿我做過的那些事情來針對我,打壓我,甚至在將來的某天置我於死地了。我一定要想辦法,有了,有了(自言自語)也許憲兵隊會幫我解決所有的事情。也同樣可以解決她們。

(露達悄悄地離開了同伴,向著憲兵隊的側翼跑過來,拉馬克斯被嚇了一跳,立刻收起弓箭)

拉馬克斯:哈,小姐,怎麼會來這兒?

露達:拉馬克斯隊長,我認識您,卡爾克薩城的英雄。

拉馬克斯:哈,哈,真是不敢當。

露達:拉馬克斯隊長,好人呀,我和婦女審查團的另外兩個女人一起出發,去追逃跑的劇作家,沒想到這兩個無恥的女人想要在荒郊野外之中丟下我,和劇作家私奔。

拉馬克斯:有這等事?

露達:是真的,您看我衣衫不整的樣兒,我想要拉住她們,她們反而甩開我,就這樣,我們拉拉扯扯地,我著實地受了不少苦。

拉馬克斯(憤怒地):好吧,小姐,既然您遇到了憲兵隊,就請和我們一起走,我們會保護您的安全。

露達:嘻嘻嘻嘻……

歌隊:啊,現在拉馬克斯也有了一個新的主意,他想要回到城市之後,就將露達送上絞刑架,讓憤怒的民眾用繩索將她吊起來,用繩索將她的手腳四肢和內臟扯出來。而這個冠冕堂皇的罪名,就是——

歌隊員甲:就是私奔罪。

歌隊員乙:因為拉馬克斯擔心露達會搶奪他們的功勞。

歌隊:命運就是如此,英雄難以對抗時勢,互相傾軋和吞噬則是生命的本質。

哈斯塔:應該怎樣生活?才能逃離命運的束縛。這個問題永遠無解。掙扎在命運之中的人,為何不會順應命運對你的嘲弄?人無法抵抗命運,今天春風得意,明天飛來橫禍。你什麼都沒必要做,為何不靜靜等待災難臨頭?因為你從災難之中逃生,也是命運對你的恩賜。然而有的人,依然想要背水一戰。可是這個劇作家,彷彿順應了他的天命。

(哈斯塔貼近許勒斯,趴在他的肩上,注視觀眾)

哈斯塔:你在靜靜地等待命運對你的安排。

許勒斯:我已經成為你的祭品。

哈斯塔:我滿意於你的獻祭。

(哈斯塔驟然放開許勒斯獨舞,長長的黃色斗篷下擺隨著舞步旋開)

許勒斯:我逃不開你的束縛。

哈斯塔:所以你聽天由命?

許勒斯:卡爾克薩周圍全是荒野,從一座城走到另一座城要走六十年。

哈斯塔:在荒野之中游弋,好過死於絞刑架。拜亞基不會傷害你,你可以與他們自由地翱翔。他們通曉人語,欣賞你的作品和詩歌。

許勒斯:你在卡爾克薩,是最美的青年。你卻不是常世的神明,你是一位邪神。拜亞基也不是我的眷屬,身在異族形同背叛,不如以身報國。

哈斯塔:你也可以與我一起。

許勒斯:侍奉邪神,如同與獅子同眠同起。

哈斯塔:無論如何你也要與卡爾克薩的過去殉葬?

許勒斯:我已經打好主意,如果我不能生還,那我​​就為卡爾克薩的歷史殉葬。

哈斯塔:那你就壯烈地死去?像是普利阿普斯?不要愚蠢地認為後世的人們會歌頌你,他們根本不會記得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會在歷史之中抹殺,因為歷史就是當權者為自己的統治順利而撰寫的紀錄。

歌隊:呀,歷史記錄誰,表揚誰,大張旗鼓地討伐誰,甚至抹殺誰,都是元老們的喜好。人的記憶只有幾十年,幾十年之後,你會被他們完全忘記。即便是顯赫的英雄,要在歷史上除名,也僅僅是當權者一個命令。

許勒斯:我已經決定了——

(許勒斯轉頭面對兩個婦女)

卡米拉:嘿,不妙,他要衝過來了。

卡西爾達:小心呀,小心。

(卡米拉轉到卡西爾達背後)

卡米拉:好姐妹,我保護你的後背。

歌隊:卡米拉她,不會射箭,她認為這個時侯卡西爾達應該為她擋一擋。如果許勒斯一有動作,卡米拉她,即刻逃走。

歌隊員甲:真是好姐妹。

歌隊員乙:感情好得讓人嫉妒,您看看,她們親密得恨不得吃了對方。

哈斯塔:看看,人就是在互相爭鬥之中存續下去的。

許勒斯:依然不能尋求解脫的我,就如此苟活嗎?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