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塔:比眼淚還要憂傷的歌謠,追溯春風的溫暖。

許勒斯:在瞬間的永恆之中……

哈斯塔:瞬間就是永恆,世界已經凌亂。夢的巔峰,星河旋轉,阿撒托斯的冥想,在這狂風驟雨之夜。冰封雪飄,覆蓋繁華,伊塔庫亞的身影漫步雲端。夢幻破碎,順逆從容,我就送你去唯一之門,那是宇宙盡頭。

(卡爾克薩開始下雪,颶風如同瘋狂的蟒蛇,在卡爾克薩之中流竄)

許勒斯:你——做了什麼?

哈斯塔:我只是做了讓我高興的事情。

許勒斯:讓卡爾克薩下起大雪……

哈斯塔:即便卡爾克薩毀滅,世界依然轉動,神域清風亙古不變。星球啊,幽幽地旋轉著,時間啊,悠悠地迴盪著,在時間盡頭的夢中,才能有你想要的自由。

許勒斯:夢幻中,天地無盡,海洋無邊。

哈斯塔:混亂與黑暗啊,在現實之中永遠恐怖地顯現。

(憲兵隊向著許勒斯跑過來,許勒斯面無懼色地迎向他們)

拉馬克斯:喝!可算抓到他了。

憲兵甲:這個小伙子,不會嚇傻了吧?

憲兵乙:真可惜呀,還是個孩子,不過二十多歲吧?

拉馬克斯:無論他有多年輕,他也是個危險的罪犯。尤其是這些犯了思想罪的人(以嚴厲的目光看向身旁的憲兵),思想犯的孩子,應該一出生就被溺死,因為那些孩子腦子裡的思想,是遺傳自父母的,如果不在襁褓時期就將他們扼殺的話,他們會感染更多人。何況這個思想犯已經有二十歲了,足夠大,也足夠出名了。

憲兵甲:我還是不了解思想犯的害處。

憲兵乙:他又傷害了什麼人呢?

拉馬克斯:思想犯是罪惡最為嚴重的犯人,他們會顛覆卡爾克薩元老們的寶座,將穩定與和諧的卡爾克薩城變得混亂不堪。他們會挑唆起戰爭,兇殺與爭吵,若無此事,他們也將淫惡的思想灌注於你們的腦子裡!讓你們一天到晚想著那檔子事兒從而犯罪!

憲兵甲:有這麼可怕嗎?

憲兵乙:有那麼可怕嗎?

露達:有的,有的呀,拉馬克斯大人說的是對的,因為有這些劇作家,城裡每年有多少通奸案發生呀!

憲兵甲(嘀咕):幸虧我和我老婆的事情沒有被這幫瘋女人抓住,否則她們會給我們扣一個通姦犯的帽子,扔到牢房裡去。

憲兵乙:我一看就知道你是的的確確地玷污了你老婆。

憲兵甲:閉嘴。

許勒斯(面對憲兵隊):來抓我?

拉馬克斯:看看,這個年輕的文人,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難道是英雄史詩寫多了,產生了一種英雄式的臆想嗎?他以為他一個人可以製服憲兵隊?你?以為你一個人可以製服憲兵隊?

許勒斯(微笑):在強權和暴力之下,智慧和修養毫無用途,這是宇宙之間的真理。我知道。

露達:那你還不快快跟著我們走!束手就擒,也許死刑的時候,會讓你死得舒服一些,也許會讓你喝下有毒的葡萄酒-----那樣不會讓卡爾克薩女神的榮光被玷污。否則你就會在刑場上被人用石頭砸死!

許勒斯:好姑娘,你真是一個女人呀。

露達:我是一個女人,一個純粹的女人!

許勒斯:卡爾克薩啊……我在你的街道之中,在你的房屋之中,在你的居民的包圍之下長大,然而現在,我卻成了眾矢之的。

拉馬克斯:你犯了罪!

許勒斯:我殺過誰嗎?

拉馬克斯:沒有。

許勒斯:我可曾偷盜過任何人的財產?

拉馬克斯:不曾。

許勒斯:我強迫過姑娘?對她們說過不恭敬的話?或者我作偽證?不然就是貪污了眾人積攢的錢財?或者毀壞了神廟?在道路上橫衝直撞?

拉馬克斯:沒有。然而你的罪比這些罪行都要嚴重。你,犯的是思想罪,你,宣傳淫惡的思想,毒害青年,陰謀顛覆元老院的統治!

許勒斯:如此說來?

拉馬克斯:你沒話說了吧!

許勒斯:我不會喊冤叫屈,這個元老院如果這麼容易就被推翻的話,它也就沒有存在並且引導卡爾克薩的價值了!

拉馬克斯:你就是蛀蟲!一點一點地挖空元老院的寶座,無論寶座如何結實,蛀蟲都會將牠吃空的!

許勒斯:是嗎?不過,蛀蟲並不是我,就像你所說的,我一個人,如何抵擋你們那麼多人?我寫過許多東西,然而我沒有做出蛀蟲所做的那些事情----就是你所說的事情。元老院的元老們,恐怕更像蛀蟲吧?通往權杖的路,從來都是鮮血淋漓。而現在,他們又想用我們的鮮血,給權力的女神獻祭。

拉馬克斯(面向觀眾):看看這個傢伙還在宣傳什麼醜惡的思想!

許勒斯:是呀,在你們的眼中,我是醜惡的,所以我沒有權力表達我對於一些東西的喜歡或者憎惡。

許勒斯:然而你們也很快地無法表達。我想要說的話,從來沒有表達出來。人就是這樣可憐呀,一旦地位低微的人說了話,立刻就會被強大的勢力所壓制和毀滅。他們不允許任何人挑戰他們的權力,他們不允許任何人挑戰他們的權威,因為我們力量弱,所以他們可以想怎麼欺凌我們,就怎麼欺凌我們。然而……一切終將失去。

(歌隊從空中盤旋而下,哈斯塔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歌隊:美妙呀,思想與思想的交鋒。一些人的想法,在另一些人看來就是犯罪。人自然會選擇自己喜歡的,如果一方喜歡的東西另一方不愛,那就會造成爭吵。人類的宗教和思想立場呀,從來是讓彼此仇恨彼此。

哈斯塔:來吧,這次可以不分彼此,永遠地失去了愛和恨,融為一體。我歌頌著和諧,歌頌著永恆,我也歌頌寧靜,然而這些永遠不屬於人類。

歌隊:回歸於阿撒托斯,沒有思想,沒有愛,沒有恨,沒有感情,沒有邏輯,因為那沒有任何意義。混沌與黑暗統治一切,混亂是絕對權威,在混亂之中,靈魂才有歸宿。永恆長眠的並非亡者,圍繞在長眠的神的御座之前的,是他的使者,他的僕人,和他的戀人。

哈斯塔:看到了卡爾克薩的雪光和血液了嗎?

拉馬克斯:你——你!你這可惡的東西?你是思想犯的同夥嗎?竟然也來裝神弄鬼!

哈斯塔:黑暗是多麼的好呀,光明只會給你痛苦,你想要的,在光明之下都有,正因為人人都想要自己想得到的東西,世界上才有了那麼多痛苦。

哈斯塔:放下自己的思想,放棄自己的一切,放棄自己的慾望,重歸阿撒托斯的神座之前。讓盲目和癡愚之神主宰你的一切。

拉馬克斯:我——不信你的瘋話!

露達(聲嘶力竭地尖叫):是的!他就是個在荒野之中游蕩的瘋子!快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他和劇作家是一伙的!我看到過他們的醜事!他應該被抓起來,以通姦罪為名吊死在絞刑架上!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