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總之我們透過電玩和盜墓筆記總算稍為有了共同話題!

因為去他家,他老媽都會準備過多的食物,所以之後我就會把灰羽一起帶過去,這樣問題就解決了嗎?並沒有!因為食物的份量也會倍數成長!!!

 

有一次他們在打格鬥遊戲時,我一個直接睡著,醒來後黃爧一練錯愕的看著我

「你幹嘛睡在桌子底下...?」(木質地板+大桌子)

「不用太驚訝,他有時就是會做出很怪的舉動~」灰羽如是說。

但其實我只是想睡的含蓄點(別人在決鬥,我直接睡著好像有點失禮),而且桌子下比較避光。

就這樣時間逐漸推移

後來我發現黃爧好像其實跟教官處得...還不錯?

大概是因為,之前太常需要去學務處報到,所以跟學務主任+教官很熟(?)

星期六好像都在學校做愛校服務(銷大小過中),像搬桌椅、擦窗戶之類的

但本人表示,其實過很早都銷完,他只是無聊就幫忙一下,順便跟教官套交情之類的

 

到了大概是國二下吧,發生了幾件事情。

黃爧去參加了那個什麼奧林匹亞大賽(數學還是自然),然後拿了很不錯的成績

因為我們班上也有人被派去比賽,所以我整個錯愕到...WTF??? (他的成績比我們班的人還好)

然後學校就在朝會時來表揚這些得獎的學生,讓他們分享心得

媽的!我這一輩子大概都不會忘記他當時在台上說的話

 

「我要在這邊感謝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客套省略),相信一定有很多同學同樣具備不平凡的實力,只要所有班級能跟實驗班一樣,教室有液晶電視、有冰箱、有微波爐,公平享受學校所有資源,在舒適良好的教育環境下學習,就算晚上要晚自習到9點、假日要上額外輔導課也沒關係,只要能為學校爭光,我想這些付出也是值得的,謝謝。

 

台下的學生開始大聲靠夭,因為除了我們班之外,其他班根本就沒有這些東西!校長超尷尬、教務主任+班導臉超臭,朝會就在暴動的氛圍下結束。

聽說,朝會後黃爧被獨自約談,但完全沒事

聽說他直接拿人本基金會(不允需能力分班)+班導課外私自進行授課(不合法)來"威脅"那些師長。

在當下還有另一所拼升學、搶學生的學校況狀下,這消息傳出去是會影響校譽的,更何況他還拿了一個獎回來,為校爭光阿,你敢說什麼?!

 

這時我才知道,原來他之前一天到晚堵我,問我班上的事就是為了在這一天搞出這件事情。

沒錯,他所知道的所有一切事情都是我告訴他的,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

 

隔天,電視、冰箱和微波爐都被搬走了

而我想自我了結的心都有了 (發生這種事,班導面子往哪擺?而且這些事也就我們班知道而已,最有可能被懷疑的不就是我嗎?)

 

但奇怪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OO學校的學生有說過,而且我媽也常跟我說這件事",當事人這麼說。

聽起來很像亂編的借口,但實際上卻非常有效!先不論三姑六婆間這種愛炫耀小孩"我兒子/女兒讀XX資優班"的習性,父母會知道,再施加壓力在小孩身上,不奇怪。

同時OO學校也有能力分班,那個班級之前還因為什麼課堂交流來過我們學校、我們班。

而裡面有一個人我叫他灰羽

普通班的學生常常聽到父母抱怨+外校朋友的聊天話題

結果一切變得合情合理!!!!

 

後來因為黃爧他老媽也來學校鬧,校醜不得外揚(?),最後整件事不了了之

過程中也有人說,有看到我跟黃爧有來往,但因為當下場景描述起來太像霸凌+繳交保護費的場景,所以不被採信 (舉證人本身也是被班上嚴重邊緣化的人)

班導後來有問我,你是不是認識XXX!

"對,他之前...有勒索我。"

「你有證據嗎?」

"......沒有"

「好,你可以回去了」

然後,然後就沒有了 (我去你媽的!!)

 

接下來一兩個禮拜,我都沒有與其他兩個人見面

有點害怕

我覺得有被利用的感覺,後來回想起,他好像一直一直在套我的話

「你們午餐也吃學校便當?那個真的很難吃」

"對,所以後來我都從家裡自己帶"

「放導師室冰喔,你們不覺的那邊的蒸飯箱很臭嗎?」

"這我就不知道,因為我們都是冰在自己班,然後用微波的"

「喔~希望學校哪天可以搞一個中央廚房,大家就不用吃狗食,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好吧,我承認是我比較笨。

 

就在某天,他直接出現在我家門口,約我去圖書館一趟

我跟著去了

「近來如何?」

"......你到底想幹嘛?是想害死我嗎?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完全沒有害你的打算,而且還盡可能回避!只是辛苦你沒有冰箱跟微波爐可以用了。」

"......"

「老子他媽的就是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班。」

"!!!!!!"

「要不要一起看看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只是稍微添一點點堵而已,不會有什麼打架事件也不會影響升學。」

.........

...........

................

好。

 

後記:

● 媽媽!我好像誤交損友了!!!然後,我是不是走歪了?

 

"我跟班導說你之前有勒索我...。"

「然後?」

"沒有然後了。"

「哈哈哈哈哈!不就好家在我有先拿面獎牌回來!!!成績才是王道阿~~~」

"......"

「不過你這樣做是對的,你先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就好。」

"真是個可怕的人。"(沒錯,我用可怕形容他)

 

好夥伴-灰羽,就有在班導的私人補習班補習(不知道他是怎麼進去的),然後還幫忙參一腳鬧事喔~

 

回到現代

眼精:你們倆個當時根本就都是王八蛋!!!

灰羽:哎呀~年輕人不懂事,就是比較衝動嘛~~~~

黃爧:重點是很有趣啊!!!

創作者介紹

現實與真實之間....

眼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